精选文章

莫以凡音歌天籁

凡俗的世界,习惯于用凡俗的生存哲学来评价一切。

从 “意外的事故”到 “美妙的故事”

我们这样子说的时候,是想告诉别人,松滋市实验小学不完美,它甚至永远也不会完美;但是,它可以朝向完美,在不完美的生态里,慢慢往前走,不断缩短与“完美”之间的差距。

孩子的世界,你懂吗?

夜半,朋友打来电话,说睡不着,想跟我聊聊。听口气,像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我说,走,陪你喝两杯,边吃边聊。

中小学教师“减负”需整体联动

减负,已成近年有关教育议题的热词。但过往所论,多为“学生减负”。而今年,“教师减负”亦成关注焦点。

由“骨干教师评选”看学校管理误区

前不久,上级教育主管部门下发了一个关于评选“区级骨干教师”的专项通知,分给我校的指标数远远多于往年的数量。

当时只道是寻常

在家务的间隙,或是看书倦了,我喜欢坐在客厅,侧耳倾听邻家传来的叮咚琴声,或站在阳台,眺望远处的高楼霓虹;清晨在校园徜徉,我喜欢看早到的学生那一张张明媚的笑脸;课堂上 …

谨防高考备考宣传标语的“污名化”

又是一年高考季。百日誓师活动几成各地高中的备考动员“常规动作”。继之而来的当然是备战高考的种类繁多的宣传标语。

博弈:直击教学改革的堵点与痛点

在一个急剧变革的时代,各种新思想、新思潮一浪高过一浪地不断涌来,每一个置身其间的教育人都会或多或少感受到一点儿恐慌,一种难以言说的专业恐慌,一种焦灼不安的本领恐慌。

与语文结缘这些年

与语文缘起何时,已记得不真切了,但因行走在起起伏伏的语文之路上而经历过的山重水复,领略到的花谢花开,却刻骨铭心。

有一种花,叫做“校母花”

还记得工作的第一年,当稚气未脱、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我,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站在讲台上用流利的英语作自我介绍时,孩子们脸上露出了又惊又喜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