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文章

勇敢的青春

一  那是连空气都布满绿色印痕的年龄。时间尚在指缝里张合自如,恰同一只跳跃的小鹿,时而嗔怪,时而卖萌。  沟壑的老树,破旧的老屋 …

把生命浪费在 美好的事物上

2002年的我初登讲台,秉承着对教育炽热的爱、对个人成长的渴盼,十多年来,忙忙碌碌,即便放假之余,也紧紧围绕个人专业发展规划着每天的任务,在教育教学上丝毫不敢懈怠。

来年春色倍还人

站在青春的中间,体验教育的温暖,感染生命的律动气息。青春是掩盖不住的勃发岁月,来时款款,离去翩然,中间就是曼妙的期待、智慧的推挡与耐心的守候。

有行动、有互动、有感动 —— 我的网络教学经历

疫情之下,网络授课全国铺开。多少老师在朋友圈调侃自己不得不成为十八线的主播。

老 井

我读小学时,母校是个老祠堂。

精细化管理应适度

不少学校借鉴企业做法,将量化管理搬入校园,最大程度地把评价标准系统化、数字化,让教师全部工作可监控、可测量。这种管理模式看似科学,却普遍遭到了教师的反对。

格局与境界:“庚子年春”思教育

2020年2月10日的下午,一位高中毕业班老师给我发信息,只有四个字:“我要疯了!”

一个湖北人的广州“疫情日记”

2020年1月13日。各大中小学的期末考试刚刚结束,还没正式放假。

“围城”中的春节

临近鼠年春节,武汉的天空断断续续飘着细雨,空气显得异常湿冷。户外寒气袭人,出门总要罩上羽绒服的帽子。

一个语文教坛的“异类”

在中学语文界,我是一个不太“合群”且喜欢“惹是生非”的人,算得上一个“异类”。我的教学方法与众不同,经常打破“常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