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广东宣传视窗

勇者前行——记广东省第八批优秀援疆干部韩进

WWW.GDJY.CN  2017-09-12   作者:张家瑜  来源:《广东教育》综合版2017年第9期  浏览次数:0

  2014年新春伊始,新疆大地依然呵气成冰。巍巍天山,莽莽昆仑,迎来一群人,他们不是发烧的驴友,也不是逐利的行商,而是广东省第七批对口援疆的干部。这162名援疆干部,皆来自祖国南海之滨。他们响应国家战略部署, 义不容辞,接过援疆接力棒,进驻祖国最西北的边陲重镇———喀什。

    那时的韩进,已经54岁,再过一年,就可退休了。所以当她作出援疆的决定后,很多人投来了异样的目光,外人有太多的不理解,太多的为什么。

\


    对此,韩进曾犹豫、彷徨,但从来没有后悔,她讲起一段多年以前的回忆:那时,韩进还是一名中学生,某日,校园里锣鼓喧天,她看到老师们戴着大红花,在人们欢天喜地的热烈中坐上大汽车,奔赴遥远的边疆。老师们的脸庞,泛着激动的红光,载着荣誉,载着理想,载着憧憬,渐渐地远去……

    这充满荣光的一幕, 深深地刻在了韩进的脑海中, 以至于当她得知星海音乐学院要派出援疆干部时, 本能地在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里选择了报名, 没有太多的考虑。韩进只有一个念头,坚守曾经的信念,实现当年的梦想,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援疆,传道授业解惑

  进驻喀什后,韩进被安排在喀什师范学院任教。喀什师范学院的教学条件与内地相差甚远,学生基础比较弱,韩进在工作中遇到了不少困难。但韩进始终谨记教书育人的职责,很珍惜援疆的机会。“既然来了喀什,就要来得有价值,绝不能浪费时间,除了多教学生知识,还要多和老师们一起做科研,干有用的事儿。”

  援疆期间,韩进每年都超额完成教学任务。

  除了教课外,韩进无时无刻地将自己的人生经历及做人做事的道理传递给学生,学生无论在学习和生活上遇到困难都愿意向她倾述,他们送给了她一个亲切的称号——“韩妈妈”。

  “传帮带”是援疆的重要任务。为此,韩进把自己珍贵的教学经验毫不保留地传授给当地的年轻教师,用空余时间帮助他们做课题,改论文。作为广东省科技基金项目《刀郎木卡姆伴奏技术研究》课题的负责人,她把当地的年轻教师作为参与人进行申报,并成功通过。

\

  为了提升喀什师范大学教师和学生的演绎能力,韩进带领四位钢琴教师及学生们,共同筹备文化援疆汇报成果——《黄河儿女》钢琴演奏会。这场音乐会,大获成功,营造了热烈高雅的艺术氛围,充满了感恩的情怀。观众好多留下了感动的热泪。

  在这场音乐会成功的背后,韩进与喀什师范学院的老师以及学生们付出了许多努力,要知道,当时的校园里连架像样的钢琴都没有,更不用说高大上的音乐厅。但在就这简陋的演艺厅里,就着一架老旧的钢琴,韩进与师生们用真情把《黄河协奏曲》奏出了最强音,把音乐的魅力带到了喀什师范学院的校园里。

  守疆,再干一年半

  每年的三到五月,喀什的沙尘暴开始肆虐,严重到让人呼吸都很困难,“喀什苦不苦,一天一斤土,白天吃不够,晚上睡觉补”;除了下土,还有地震,特别是从2015年开始,非常夸张,几乎每个月来一次地震;喀什的空气中飘荡着羊肉的味道,这对于不吃羊肉的韩进来说分外难受……所有这些对于韩进来说,都不是最艰难的,三年援疆,最大的考验来自家庭,最大的支持也来自家庭。韩进是一个援疆干部,同时也肩负着妻子、母亲、女儿的角色。援疆决定对她的家庭也可以说是影响巨大。

  当韩进入疆两个月后,丈夫翟学京突然出现脑梗,当韩进赶回广东时,丈夫已出现半身不遂的瘫痪症状。各级领导考虑到韩进老伴确实需要有人照顾,多次劝她提前结束援疆。但想到自己未完成的工作和喀什师范学院同事学生的需要,想起队友的思念,更忆及祖国的培养之恩和自己的支边梦想,韩进仍不改初衷,决定继续援疆,但老伴病重,仍需守在身旁。在含泪守护老伴一月有余后,她老伴的弟兄倍受感动,来到广州照顾他,在全家人的支持下,韩进毅然回到喀什继续她的援疆工作。

  回想起这段经历,韩进感触最深。“2014年8月28日,翟老师又一次被送进重症监护室——脑梗塞。在他生命最危急的几天里,偶尔醒来会对我说:‘今天3号了,还有几天你就要回喀什了,我一定要站起来。’顿时我泪流满面。在这个时候他还能顾全大局,不希望我中途离开,当逃兵,怕给我工作带来麻烦。希望他能早日康复,每天祈祷,希望好人有好报。这次生病对于老翟是个很沉重的打击,特别是心理,就像个孩子一样,什么都那么依赖,脆弱。我想我必须坚强,不能倒下,在选择去、留,进退两难,一边是亲人无助的眼神,一边是组织的任务还没完成,我内心非常纠结,无奈。最后是翟老师用他生命的大爱支撑着我,在亲人的帮助和翟老师的支持下,使我按时返回喀什,继续援疆之路。”

  好人终有好报,经过积极治疗,翟学京的病情逐渐康复。援疆的第二年,韩进55了岁,按当时规定,到了退休年龄,而且援疆干部的一年半期限也已到期。但就在此时,韩进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再干一年半,还说服丈夫一起来援疆。翟学京作为柔性援疆人才,也加入了援疆队伍。2015年春节过后,韩进把翟老师接到了喀什,把边疆当故乡,以校为家,在这里的学生、老师还有校友们的帮助下,身体慢慢得到进一步恢复。

  留疆,一支带不走的队伍

  三年来,韩进担任队长的广东省援疆前方指挥部驻喀什师范学院工作队给该校带来了新动力。他们成为该校教学科研的生力军,共承担了132门课程,课程涉及22个专业,收益5334人;带领当地民族教师申报广东科技厅专项对口项目获批14项,国家自然科基金1项,省、自治区及校内课题10多项,筹建实验室11个;在新专业建设方面,食品科学与工程本科2015获教育部批准招生,还联合建设了该校第一个理工科硕士点——生物工程专业学位等。“传帮带”的作用,打造了一支支带不走的坚实队伍。2015年5月22日,喀什师范学院升格为喀什大学。

  三年援疆路,一世援疆情

  三年援疆生活呼啸而过,可谓是“三年援疆路,一世援疆情”,韩进圆满完成了援疆的任务,也取得了满满的收获。离疆前夕,援疆队伍聚集到了广东援疆前方指挥部,平时安静的广场上突然喧闹起来,新疆维吾尔族的姑娘、小伙们在音乐声中载歌载舞,锣鼓喧天,欢送着圆满完成支援新疆的英雄们, 《送战友》的歌曲一直萦绕在空中,恋恋不舍的援疆队伍在饱含喜悦的泪水中依依惜别。队员们披红又戴花,韩进儿时的援疆之梦成为现实。援疆路上,多少艰辛不易,多少泪水汗水,多少付出,都在这一刻得到升华,化作前行的勇气。

  (本文根据韩进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讲话整理,图片由韩进提供)


 
\
 
(责任编辑:Dotty)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