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媒体中学精选文章

除夕的火堆

WWW.GDJY.CN  2018-06-15   作者:梁诗婷  来源:《广东第二课堂》中学版2018年第6期  浏览次数:0

  奶奶笑了,毫不掩饰地笑了,咧着嘴,露出残缺的牙齿,像个小孩一样。

  除夕的火堆

  佛山市顺德区容桂容里中学初二级 梁诗婷

  除夕的晚上,漆黑的夜晚中闪烁跳跃着火光,柴火发出的噼啪声,像是为身旁的人们奏乐,为新年的到来而欢呼。

  找一块空旷的地方,最好是水泥地,一捆干燥的柴火,一个打火机,一个火堆就要燃烧起来了,这是一家人冬日一起取暖的方式。

  这是奶奶留下来的习惯,每年都会在春节燃烧树木的枝条,渐渐地,这种古老的取暖方式便成了我们家的传统。

  奶奶在火堆旁坐着,火不断地燃烧,红光在奶奶满是皱纹的脸上摇曳着。这时,一家人便陆陆续续地出来了,大人、小孩,在这火堆旁,谁都可以诉说心事。

  奶奶手中捧着一碗红豆粥,合拢腿,静静地听着家里人说话。有时,家中人会聊到远在天边的中东战事;有时,家中人会谈到近在眼前的家庭琐事。但总是不会提到两个字:离家。

  这是一家人的心事,这两个字掺着淡淡的忧伤。

  “你们明年回不回来过年?”这是奶奶问的第一句话。

  奶奶脸上的表情捉摸不定,只有远处的烟花燃放的声响,沉沉的,闷闷的。

  “这得看情况了。”第一个出声的是父亲。

  “这真的得看情况,要是明年没有大堵车,工作没有那么忙,我肯定回来!”大舅舅接着说,“今年我开车从青岛回来,路途遥远,可真的累啊!”

  “高铁车票一票难求,好不容易才抢到一张呢!”父亲说。

  火依然烧得噼里啪啦,烟雾缭绕,爷爷突然咳嗽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爷爷才缓过来,轻轻地说:“今年回来就好,这不是一家团聚了吗?”

  奶奶看着爷爷,叹了口气。她换了个姿势,继续坐着,没有再说一句话。其实,今年爷爷的听觉有些毛病,奶奶的腿脚行动不方便,家中子女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平时就他们二人守着这空荡荡的屋子。

  春晚开始了,我们回到大厅内,开始看电视节目。我故意坐得与奶奶近些,希望能和她多说说话。

  这时,爷爷从后仓库拿出了一个箱子。我们好奇地围过去,爷爷打开箱子,原来是小型烟花。孩子们大叫起来,一股脑儿地拿起烟花冲到室外,开始了属于他们的娱乐时间。

  我看看奶奶,她也看着我。我笑着把她拉到室外,把一根烟花棒放在她的手中,拿起打火机帮她点着。烟花棒开始冒出漂亮的火花,喷射出绚烂的光线。奶奶笑了,毫不掩饰地笑了,咧着嘴,露出残缺的牙齿,像个小孩一样。我也点燃了一根,与她一起玩。我看着奶奶烧完一根又一根,也跟着她燃烧了一根又一根,看着彩色火焰在空中划过,随后又消失,再划一个,再次消失。

  一箱子的烟花逐渐燃烧完,孩子们失落地回到大厅中。大厅中的火堆似乎将要烧尽,只见原本一大块的木头已成灰炭。

  奶奶坐在我身边,对我说:“你会烧火吗?”

  我毫不犹豫地说:“会啊!这是肯定的呀!”

  “那你知道怎么样才能让火持续得更久,前提是不加木柴。”

  “这……我不知道。”

  奶奶笑了起来,凑过来在我耳旁,笑嘻嘻地说道:“想知道的话……明年回家,我再教你!”

  我也笑了,却感到有点淡淡的心酸。

  火势渐灭,只在盆中留下一堆灰烬。但是,空气中还是弥漫着暖暖的味道。

  指导老师 孙晓芬

 

\

(责任编辑:Dotty)
关键词:火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