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媒体中学卷首语

新粮

WWW.GDJY.CN  2018-03-19   作者:王立坤  来源:《广东第二课堂》小学版2018年第3期  浏览次数:0

  麦子快熟时,暑气正劲。好像一夜之间,麦子就热得小脸焦黄,一阵风吹来,它们在夏天里翩翩起舞,像喝多了酒,头重脚轻。

  我们小时候,爱烧麦粒儿吃。拢一堆火,挑几穗麦子,扔进火里,基本上也就走个过场,肚里的馋虫,根本容不得它熟透再吃。赶紧把麦粒儿弄出来,吹吹打打,搓搓草木灰,焦香的麦粒儿捧在手里,闻闻,匆忙把一捧麦粒儿都填进嘴巴里。细细咀嚼着,麦粒儿弹牙,很有质感,逐渐一股新鲜的粮食味道直冲脑门儿,回味里带着点甜,那种香味,是留在小小的心灵里无限的满足……

  新麦子磨完面,华丽转身:蒸锅里白气升腾,刚出锅的大馒头像是弥勒佛笑得咧开嘴,透着一股香味。这味道单纯,更柔和,简简单单的粮食本味。一把细细的新擀的面条,在锅里上下翻腾,像刚开的莲花,面熟捞出,凉水浸透。浇上鸡蛋酱卤,准备点香菜、黄瓜丝之类的配菜,吃上一口,筋道可口,味道醇厚,凉爽舒适,感觉所有的幸福都装进了那个粗瓷大碗里。

  秋季,苞米被风风火火收回院子,堆放晾晒,晚上还要点灯熬油地扒掉苞米皮子,一夜之间,一堆金黄的苞米就会出现在院子里。太阳出来,苞米上的一层小露珠逐渐蒸发掉,新收的粮食的味道就会慢慢涌上来。这味道依旧带着香甜,隔老远看,好像还带点水汽,眼前似有热气升起。这味道吸进鼻腔,透过喉咙,舒服熨贴。

  稻子被村里磨坊的机器磨成大米,刚磨出来的大米很烫,有股子清新的味道,温暖贴心。柴火大锅做出来的大米饭清甜,米粒圆润松软。还有锅巴,简直就是儿时最方便获取的零食,那种脆生生、糊巴巴的口感,让人难忘。

  还有各色杂粮,也会在此时闪亮登场,展示自己最华丽的一面。

  对粮食,对土地,我们有着最深厚的感情。莫言曾说:“作为一个饱经过饥饿的人,我对粮食非常有感情,进城之后最喜欢逛超市的粮食区。我会在大米、小米、绿豆等几个柜子间徘徊,不断抓起各种粮食放到鼻尖去闻气味。”我理解这种情感,对粮食,很多人都有类似的情怀。

  新粮是劳作一年最饱满的收获,新粮是大地孕育最丰满的成果,新粮寄托了安身立命的最直接希望,新粮有醇香。

  插图/王 伟

 
 

\

(责任编辑:/陈土宏)
关键词:新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