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媒体高中卷首语

阅读:从奴役到自由的通道

WWW.GDJY.CN  2018-03-02   作者:李心雨  来源:《广东教育》高中版2018年第2期  浏览次数:0

  有这么一个小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19世纪的美国,当时的废奴运动领袖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还只是个小黑奴的时候,他的女主人开始教他阅读。而他的男主人对此却非常生气,朝女主人咆哮道:“你这个笨女人,要是你教会了他阅读,那就留不住他了,他就不可能给我们当奴隶啦!”这句话似一声晴天霹雳深深震撼了道格拉斯幼小的心灵,触动了他沉睡已久的自由的神经,于是他产生了一个深刻的认识:原来,阅读是从奴隶到自由的通道。

  卢梭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这个枷锁可能是身体的不适、物质的短缺、精神的迷惘,也有可能是命运的无常、环境的冷漠、制度的不合理……作为个体的我们,如果要挣脱人生的枷锁,阅读无疑是一条十分有效的路径。

  帕斯卡尔曾说:“人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人类挣脱自然属性奴役的重要方式,便是对书籍的阅读。

  小王子说:“使沙漠变得如此美丽的,是它在什么地方隐藏着一口水井。”沙漠中的水井是看不见的,可正是对看不见的东西的梦想驱使我们去寻找、去追求,去探索,在看得见的事物里发现隐秘的意义,从而觉得我们周遭的世界无比美丽。印度诗人泰戈尔说:“如果我小时候没有听过童话故事,没有读过《一千零一夜》和《鲁滨逊漂流记》,那么远处的河岸和对岸辽阔的田野就不会让我如此感动,世界对我而言就不会如此充满魅力。”英国诗人雪莱也曾说过:“阅读创造了另一种存在,使我们成为一个新世界的居民。”的确,一个阅读的人和一个不阅读的人,他们是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的。一个是草长莺飞,繁花似锦;一个是荒凉寂寥、凄冷苦涩。一轮明月当空,不阅读的人会说这多像武大郎店里的烧饼啊,压根儿不会有“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豪情;面对无边无际的大海,不阅读的人只会吼道“大海啊,你怎么这么大啊”,绝不会想到安徒生笔下海的女儿,普希金笔下渔夫和金鱼的故事,海子的“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而阅读的价值就在于此,它能让我们摆脱思维的狭隘、语言的贫乏、想象力不足的奴役,从而通向一片思想自由驰骋的天地。

  余秋雨先生说:“只有书籍,能把辽阔的时间浇灌给你,能把一切高贵生命早已飘散的信号传递给你,能把无数的智慧和美好对比着愚昧和丑陋一起呈现给你。”想想我们每一个个体,区区五尺之躯,短短几十年光阴,居然能驰骋古今,经天纬地,这种奇迹的产生,至少有一半要归功于阅读。阅读虽不能改变我们人生的长度,但可以改变我们人生的宽度和厚度。通过阅读我们可以视通四海,思接千古,与智者交谈,与伟人对话。对于生命有限的渺小的你我来说,这是一件多么自由而幸福的事!

  阅读,不会让我们一夜暴富,也不能让我们成绩的提升立竿见影,然而,阅读会在不知不觉中影响我们的思考、逻辑、谈吐、与人共事,在解决问题时给我们提供多元的视角,让我们成为一个有温度懂情趣的人,最终能让我们更宽容地去理解这个世界的复杂性,从而挣脱人性、思维各方面的奴役,在天地间大写一个“人”字。

 

 

\

(责任编辑:廖宇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