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媒体人文精选文章

我的忘年交

WWW.GDJY.CN  2018-01-02   作者:徐金奎  来源:《师道》人文版2017年第12期  浏览次数:0

  菲,是我的忘年交。她青春靓丽,喜欢读书,热爱写作,憧憬未来,向往诗意人生,渴望成为一名“流浪作家”。

  认识菲,缘于一场朗诵比赛——那是她们刚入学后学校举行的第一次大型活动。菲的朗诵很有特色,悠扬婉转,抑扬顿挫,激情飞扬。颁奖前我着重点评了菲, 还有华、新、婵等几个朗诵很精彩的孩子,赞扬他们的朗诵有大江东去的气势,有溪流婉转的悠扬,有唐诗的激昂,宋词的婉转,有苏轼“铁板铜琶”的豪放与气概,有柳三变、李清照的含蓄与婉约……

  熟识菲,则是因为校刊。菲投稿给校刊,却没有发表,她很苦闷;再加上看到我写的卷首语,很佩服。于是,主动找到我的办公室,谈读书经历,谈文学,谈理想,谈人生,谈自己家庭的不幸遭遇……她母亲的早逝,使我产生了深深的同情;对文学的喜爱,让我领略了什么叫做痴迷;高中生少有的广博,让我仿佛看到了文学之星在冉冉升起。我告诉她,“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无论人生有多少磨难在等着你,只要能够坚持不懈地走下去,任何困难都会“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她很高兴地离开了我的办公室。就这样,我们的交往渐渐多了、密了,感情也渐渐深了。

  学校老师换岗,我兼任菲所在班级的语文课,有了进一步和她接触、交流的机会。课堂上,菲回答问题的机智和独出心裁,让我很是惊喜;没让她回答时,她却偏偏抢着回答,让我感到特别亲切。教书三十年,从未发现一位高二学生能如此酷爱文学,思想又如此深刻。菲告诉我:我课堂上的激情,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点燃了她的诗意情怀;我对她的赏识,触动了她的心扉,打动了她的心灵;我对文学的热爱,使她产生了共鸣,引发了她的文学之梦。“士为知己者用”,于是,我们便很自然地成了忘年交。

  有次聊天,她告诉我:“我跟同学们交流读书感受,看法总与她们不同;还有很多内容同学们竟然不知道。我谈《飘》,谈《百年孤独》,他们说电影里不是这样的;我谈索伦·克尔凯郭尔、额鲁特·珊丹、爱伦·坡,谈海子、子尤、卞之琳,谈饶雪漫、村上春树,同学们什么也不知道。我感到知音难觅,知己难求,交流难以持续,很彷徨,很孤独,很寂寞。”听了她的诉说,我感到悲哀而无所适从:是的,这是文学爱好者与其他人的不同,更是一种爱好文学而没有交流对象的孤独之苦。

  我告诉菲,我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感受:我和某语文老师谈教学时,他竟然问我“思齐”的“齐”是什么意思。我很惊讶,高中教师竟然不知道“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出自哪里,感到很悲哀!但是,我并没有不屑一顾、鄙视这样的人。因为,他敢于不懂就问。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特长,更何况“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我也很郑重地告诫自己,千万不要闹出这样低级的大笑话。继续坚持读书、学习和写作,继续朝着自己的理想奋斗!菲,你也要这样做:不鄙视他们,团结他们,帮助他们,做热爱文学的引领者。

  菲想组建属于自己的文学社,联系了各年级喜好文学的同学,把社团组建目标送给我看。我郑重地在本子上写下了这样的话:“相对于湖南小山村里竟然出了一个毛泽东,美国黑人堆里竟然出了一个奥巴马,我们山区学校出一个作家,简直是小菜一碟!”看了我的留言,菲在QQ上回复:“看到老师在本子上写的,真的很感动,高中时代能够认识您,真的很幸运!我庆幸当初选择骆中而放弃了读重点中学。将来,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恩师。写作,从来都是我热爱生活的凭证。明年,我会发展社团,相信我的文章会更加成熟,希望老师能一路看着我的成长!”我告诉她:我相信你!也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你。一定会在你成长的路上,倾注我的关注、呵护和帮助,留下我的激动与喜悦。

  五一节,她与六个朋友一起到九江,登庐山。从庐山回来,她带给我一颗“祝全家平安快乐健康幸福”的平安豆。收到豆子,我内心十分激动,真没想到,她会那么细心,那么善解人意,我会把这颗平安豆作为最美的礼物永远珍藏。

  交谈时,她告诉了我上庐山的真实原因:“老师,您告诉我,光读万卷书还很不够,还要行万里路。我们这次行走就是行万里路的开始……行走,对于我的意义,已不是为了风景,而是寻找一种自由的生命状态,用一次次行走的体验,触摸内心最真实的快乐与痛苦。这条路,开始的起点是世界,抵达的终点是内心。我和我的《白杨树下》(菲组建的校园文学社团和社刊名)会永远在一起。有他们在,我的悲喜就不需要掩饰,可以勇敢地按时长大……”我深感她有了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更懂得了人生的意义,真的是在渐渐长大。庐山之旅,虽然只是欣赏到庐山的风景,没有领略到深厚的人文底蕴,但她与“作家”的理想似乎更切近了。

  《白杨树下》在我的大力帮助下出炉了,我翻开散发着墨香的刊物,看到一篇卷首语——《渴望成为献祭者》,作者赫然写着:菲。我稍一浏览,就很激动:

  爱上诗歌,源于渴望成为诗坛献祭者!

  爱伦·坡耗尽十年心血写成不朽名诗,仅卖十元钱。这就是诗人在过去、也是在现在的位置,那就是做一个献祭者。爱伦·坡运用独特的纯诗理论,强调诗歌的无目的性,崇尚艺术的纯粹之美;运用想象、诗歌形式革新、诗歌音乐性以及诗歌忧郁性等多种手段,把忧伤作为诗歌的主要情绪,给我带来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使我久久不能从诗歌中那凄切的、美的感受中醒过来。或许,这就是他成为诗坛献祭者的原因吧。

  索伦·克尔凯郭尔说,在每一代人中,总有一些人命定要为其余的人做祭品,“我相信自己是要被献祭的”。 这位孤寂的天才做得够彻底。他将自己逼到了一个无法退缩的境地。一个人一辈子一条路——被献祭。

  我渴望成为这样的诗人,渴望成为诗坛献祭者!

  ……

  一直在等一首诗,一个回眸的诗人。我知我此生做不了被献祭的诗人,但我愿意这样的人出现在生活里。在《散文诗》里,我遇到了额鲁特·珊丹。

  她说,我策马扬鞭,日夜兼程,可草原,依然在远方。仰望星空,疲倦的我,多么渴望能像你的羔羊一样,安然入睡……

  ……诗坛献祭者,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只钟爱自己的诗歌。

  我无法写就属于自己的诗歌,我爱上的文字无法站立成行成为大美的诗歌。诗歌,是我抵达不了的神圣领域。但是,我愿意虔诚膜拜。

  ……做不了诗人,但可以爱诗人。这就是我。

  写就不了诗歌,不能成为诗坛献祭者,但愿自己的生活是一首成行的诗歌!

  看完这篇文章,我欣喜若狂,觉得没有看错菲,的确是一个文学好苗子,一定要好好培养!为了鼓励菲不断读书,拓展阅读,继续追求,我不仅千方百计地将她想看的书找来给她读,而且还给她每一篇读后感做点评。一年多的日子里,她不仅读了我帮她借的文学经典十多本、中学生读物五十多本和我订阅的报纸刊物,还从别的渠道读了类似《独唱团》的书刊和新锐文学书籍。现在,社会浮躁,喜欢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了,她能够这样酷爱读书,的确值得赞许。因此,我很佩服她,更希望菲将来能够实现她心中的梦想——作家。她也改变了我的阅读观念,我十分认真地读了韩寒的《独唱团》,并与她交流了看法,在无形中,我的阅读面也得到了拓宽,思想也悄然发生了变化。

  陶行知说,“真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动,唯独从心里发出来的,才能打到心的深处。”现在,我们这对忘年交每周至少交流2-3次,每次交流相互都有提升;我们相互都盼望相聚,盼望交流文学和阅读的感受。菲脸上常挂着灿烂而自信的笑容,常带好朋友来找我聊天,总是高兴快乐而来,依依不舍而去;她在我的推荐下,在国家、省、市级报刊上发表了二十多篇诗文,取得了一些成绩。

  我告诫她:武汉大学中文系可是作家的摇篮。要实现心中的梦想,只是万里长征迈开了第一步!

  (作者单位:湖北罗田县骆驼坳中学)

  
 

\

(责任编辑:晁芳芳)
关键词:忘年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