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媒体中学精选文章

留在心底的父亲

WWW.GDJY.CN  2017-04-11   作者:詹启建  来源:《广东第二课堂》中学版2017年第4期  浏览次数:0


  像一点寒芒先消融,随后千里冰封融化,父亲打开了话匣子……

  留在心底的父亲

  中山市小榄花城中学初二级 詹启建

  一张白花花的单子,刻着黑色麻子如芝麻散落般细小的字,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想知道。

  我妈总是对我爸说:“为什么总是这样?你每次都这么做!”话音未落,又总是听见或是沉闷或是清脆的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才发现,那是父亲怒火的副产品。

  我很迷茫,也很害怕,我不明白为什么墙上会有被锅砸出的裂缝,也不明白为什么家里会一买再买电视遥控器。

  长大后,我懂得了很多,也明白了白花花单子上所写的内容,回望,父亲早就不在我身旁。耳边响起《父亲》这一首歌时,我心中麻木。我感觉自己貌似——缺少了什么。日子还是这么过着。

  直到有一天,尘封的门铃响了起来,穿透墙壁直袭耳膜,良久没人摁动我家门铃了!好奇的我打开了电子摄像头,第一眼,心中某种异样使我不禁愣住了,那个不见了许多年的面容又在我脑海的沙滩上按下了深深的印记。

  母亲大声问:“谁呀?”我不知如何回答,只感到尴尬。

  母亲见我不出声,便出来看,当她看到屏幕时,却不是惊讶,而是微微笑了一下,拿起了电话,点下了接听。

  “我……来带你们出去玩。”话筒对面传来父亲支支吾吾的话音。

  来到楼下,我坐在久违的车座椅上,尴尬的气氛像是某块硬物堵住了我的气管。在去珠海的半小时路上,我和父亲说的话用手指头都数得出来。

  到了银沙滩,我为了逃脱,不顾一切地跑向大海,回头远远地看见,母亲好像落了泪,父亲坚毅的脸庞隔着远远也显得轮廓分明。

  回家的路上,坐在侧座的我看着父亲,他终于问了我一句:“学习好吗?”我不知所措地答了一句:“是的。”像一点寒芒先消融,随后千里冰封融化,父亲打开了话匣子,嘘长问短,“生活怎么样?在学校有好朋友吗?在学校多吃东西啊,看你这么瘦!”……

  父亲,虽然您和母亲可能发生了什么不悦之事,但在我心中,父亲就是父亲,请你不要再离开,多一点陪我!

  (指导老师 张春华)

 

\

(责任编辑:Dotty)
关键词:心底父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