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媒体高中卷首语

同太阳赛跑

WWW.GDJY.CN  2017-03-13   作者:刘第红  来源:《广东教育》高中版2017年第3期  浏览次数:0

  在过去的乡村,钟表是非常稀罕的。因为它们太贵重,以至于离乡村太遥远。尽管没有钟表,似乎对乡村人的生活也没有构成什么影响,他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人们往往看太阳行事,太阳就是乡村人的钟表。日上三竿,意味着时间不早了;太阳偏西,意味着一天快要结束了。

  放学之后,我常常同母亲在山上劳作。那时,我毕竟年纪小,干了一会儿,就感觉体力不支、腰酸背痛,只盼着早点回去。我一边心不在焉地干活,一边看太阳。我巴望着太阳早点下山,这样,我就能早点“解放”。我提醒母亲:“该回去了!”母亲抬头望了一眼太阳,低下头去,不慌不张,继续劳作。在她看来,时间还早着哩!要是回去太早,到家时天还没黑,就等于浪费了一段时间,因为那段时间原本是可以用来干活的。我三番五次催促母亲回去,可是母亲完全不为所动。太阳就在天上,她清楚地掌握着时间。而此时,太阳仿佛故意跟我作对似的,我希望它走得快一些,她却像蜗牛一样,慢腾腾的。我理解母亲的用心,她是想充分利用时间,多干一会活。我一下似乎变得懂事了,不再闹嚷着提前回家。闹嚷也没有用,没有干完地里的活,母亲是不会收工的,而我说多了只会给她心里添烦。于是,我耐着性子,继续地里的活计。当太阳像一颗在嘴里含得太久的糖,随时准备融化,而暮色像一张撒开的大网,正在不动声色地一点点拉拢,母亲又抬头望了一眼太阳,果断地收工了。因为回家还有一段不短的路要走,路上得预留一些时间。回到家时,天刚擦黑,母亲对时间的掌握恰到到处。我觉得她仿佛是在同太阳赛跑,在太阳下山之前,将地里的活儿干完了。

  一天黄昏,我从横阳山往家里赶。横阳山离家较远,走得慢的话,起码需要一个多小时。而我动身时,太阳快要落山了。如果天黑之前到不了家,我就会在山上摸黑。那时,我身上没有带光。老实说,一个人摸黑走夜路,我心里着实害怕。尤其是崖闷岭那段路,前不挨村,后不着店,阴森森的一片。想着夜闯崖闷岭,浑身就泛起鸡皮疙瘩。因此,我有十足的紧迫感。一路上,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山路上狂奔。跑累了,就气喘吁吁地停住,调整一下呼吸,回头望一眼太阳,又继续奔跑。我心里铆足劲,在同太阳赛跑。如果我赢了,我就可以安全到家;如果我输了,就会留在山路上。太阳仿佛装了轮子,轰隆隆地接近西天;我的脚上也仿佛装了轮子,呼呼呼地向家驶去。天地之间,太阳和一个小男孩,悄悄地展开了激烈的竞跑。尽管没有观众,没有拉拉队,没有裁判,但比赛双方都全力以赴……太阳像一枚熟透的果子,坠入了西边的群山之中。而此时,我已经跑过了崖闷岭。过了崖闷岭,离家就近了。接下来的路,是从村庄中穿过,我犯不着害怕。我心中的石头落了地,但我并没有松懈,趁着低沉的暮色,继续剩下的路程。天完全黑了下来,而我已安全到家。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内心涌出一种得意感。在同太阳的比赛中,我是胜利者。

  一天二十四小时,每个人的时间都是一样的,谁也不会比谁多,谁也不会比谁少。造物主是公平的。但是,假如我们拿出同太阳赛跑的精神,使出钉子精神,我们就能多做许多事情,我们就能走在别人的前面。

  后来,我在繁重的工作之余,写了一些东西,这令身边不少人感到惊讶。他们问我:“你平时工作那么忙,哪有时间写作啊?”他们不知道,我一直在悄悄地同太阳赛跑。

  (作者系知名儿童文学作家)

 

\

 

(责任编辑:萧田)
关键词:太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