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山花烂漫时

  我只能在异地怀念着曾经,我不知道自己还要错过故乡山花烂漫时多少、多久。

  错过山花烂漫时

  清远市第一中学实验学校初三级 李佳轩

  满坡的紫花像被点燃的烟火一样灿烂地遍野绽放,乡野的清风夹杂着露水味吹散了山顶的白云朵朵;纸糊的大小彩色风筝扯着细线,从草秆抖擞的田地里飞出,飞向那自由的天空……这是多年前我的故乡,我记忆中的故乡。

  乡下的天很高、很蓝,清早的一场雨水,就把这天冲刷得很清亮;或者一阵风儿,就把这天吹得很干净。孩提时候,小伙伴们会在八九点不约而同地聚集,等着大人们忙碌的时刻去山脚下的绿池塘开始劳作起来。胆大一点的下塘捉鱼摸虾,胆小一点的就在小沟里捞一小瓶蝌蚪玩。小池子上漂浮着绿藻,滑溜溜的水草在水底摇摆,偶尔出现几块斑点鹅卵石会引得小伙伴们一阵哄抢。山风一小口一小口地吹,掀起了树上遮藏果子的黄叶,惊醒了打瞌睡的绿毛鸟……当摘下的山果沉甸甸地下了肚,当乡下人家的屋顶冒出了袅袅炊烟,当山风送来饭菜香,小伙伴们才抹一把嘴边的甜汁,匆忙地作野兽状散了回家,只留下一阵欢呼声。

  打一个菜油味的响嗝,我们眼巴巴地瞅着太阳由白金染成橘黄,等着脚下的石头路不那么滚烫,才吹起欢快的口哨跑上矮山。矮山是真的矮,不需多费劲就到了顶。上面泛黄的草也长得歪歪斜斜,唯一叫人满意的便是花了。山花肆意地占据了整个山头,是清一色的紫,不得不叫人怀疑是人有心栽培的。它们幽雅而鲜艳,这是给我的第一印象。这种花在村里很普遍,但是小伙伴们却叫不上名字。几个爱闹的小伙伴常常争得面红耳赤,不过一致同意:花蜜特别甜。我摘下其中的一朵,抽出花芯往嘴里只一吸,蜜的甜和花的香瞬间充斥我的味蕾,沁人心脾,唇齿留香。然后我们比赛放风筝。风筝都是纯手工做的,粗糙的竹骨粗糙的纸,粗糙的造型粗糙的线……

  夕阳西下,该下山了。立在山头,一眼望去,脚下的路像蛇一样弯曲细长,几个回环后才消失在一丛丛被夕阳暖得金黄的青草翠竹之间了。看啦,田埂边还有一只黑水牛在悠闲地吃着草,谁家狗儿还在追着几只惊慌四处乱窜的鸡……

  沙石一路上被小伙伴们踩得哒哒作响,仿佛唱着一首胜利归来的歌。一抬头,天是水彩的灰蓝,仅有的天光勾勒在山腰了;歪斜的电线杆上立了几只被夺了颜色的黑鸟。几户人家早早地在门前点好灯,明晃晃的一点黄——奶奶说过这是迎客灯,是怕客人迷了方向……

  后来,我跟随父亲母亲离开了故乡,去了遥远的城市。

  好几年后的今天,我给母亲买一束花,意外地发现了那丛熟悉的紫。母亲又说,村里的紫花年年开。“花有好多!一筐筐地送出去卖呢。”一瞬间,紫幽幽的花香似乎飘过万水千山,飘到我的鼻尖。我突然想起了风筝,想起了矮山,想起了绿池塘和田野,想起了摇曳在黄昏里的迎客灯。我成了迷路的客人了么?

  童年的笑声远了,花香淡了。我悲伤地发现,千里之外,我只能在异地怀念着曾经,我不知道自己还要错过故乡山花烂漫时多少、多久。

  指导老师 黄昆萍

责任编辑:Dot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