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宁静的夏天

  或许有时他不在,可门口那个身影早已深刻我们心间,就如同老班陪在我们身边。

那个宁静的夏天

陆丰市金厢中学初三级 陈漫洁

  夏天总是浮躁的,热意一点点渗入皮肤,顺着血液在全身流淌,如蝼蚁在心间慢爬,仿佛置身火海。

  夏日的午后,顶着炎热的太阳走在上学路上,豆大的汗珠顺发梢滑下,迎面吹来的热风将手中的伞刮向空中,刘海黏在脸上,真是难受极了,烦躁就这样涌上心头。我坚持许久,终于到达了教室,坐到位置上,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并贴上后背,刺激着我的神经。

  此时的教室里是闹哄哄的,同学们叽叽喳喳地聊着天,不知报修过多少次的老风扇不时抖抖那残破的身躯。头顶的老风扇将空气中的燥热搅碎后化成热风,伴随嚓嚓声向我们吹来。我用手扇着风,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终于,一道声音将我从“桑拿室”中拉出,“都在干什么呢?那么吵。”全班顿时安静下来,鸦雀无声,原来是老班。时钟的滴答声伴随老班的脚步声传入耳中,没有了刚才那般的吵闹,我不由得喘了口气。老班拉过一把椅子在门口坐下,我们看着他,本以为他会有下一步动作,没想到他却闭上眼屏息凝神起来。

  一阵惊诧过后,同学们陆续做自己的事情去了。我也拿起一本书专注地看了起来,不知不觉中,方才的那股燥意随空气中夹杂的书页封存的味道悄然消散。风轻拂脸颊,带走了心头的燥意,虽不够清凉,却足以让我沉静下来。耳边只有书页翻过时的声响,抑或是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班的声音如同远方传来的钟声般响起:“好了,可以准备上课了。”我抬头愣了一会儿,如梦初醒般拿起课本。我深呼吸一口气,脑里满是清静,是沉浸书海后的畅快之感,夏日的浮躁早已烟消云散。老班似乎也没做什么,可书的柔软仿佛在他到来后一直停留在我指尖,沉静在我心中,不曾离开。

  自那之后,门口那道熟悉的身影,便是我们烦躁时的清凉油、不安时的定海神针。他虽然很唠叨,但这是他以自己的方式在陪伴着我们。这短暂而美好的时光,那么静,那么清醒。或许有时他不在,可门口那个身影早已深刻我们心间,就如同老班陪在我们身边。

  我依旧沉静前行,不曾停下脚步,书页在我眼前翻过,文字化为力量。抬眼间,无数个午间的记忆向我扑来,门口老班的身影,眼前的书,指尖的触感,无不坚定了我的信念:走下去,相信自己。诗和远方皆为理想,沉静如同老班,是黎明前书桌上的小台灯,伴我成长。

  指导老师 张瑞芬

责任编辑:Dot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