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师范生”到“大先生”

  2019年9月10日,是第35个教师节。对我而言,这个教师节有点不一样,这是我从教的第9个教师节。中国人讲究十全十美,明年我就从教10年了。10年大约是人生的七分之一,大约是我教师生涯的三分之一。

  初秋,又是一个天高云阔的早晨,我仍然在校园的道路上、在网络空间里收获了学生热情的祝福,从抽屉里手写的卡片上、在笔筒里含苞欲放的小花里嗅到了节日的芬芳。我坐在办公桌前,思绪万千。这9年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曾记得,2004年,我以600多分的高考分数,怀抱成为一名人民教师的梦想,报考了师范大学。在大学里,辅导员老师第一堂班会上的谆谆教诲仍记耳边。“作为一名师范生,要严于律己,从生活上、学习上都要以身作则……要诚信应考,否则将来成为一名老师,如何有底气让你的学生不作弊呢……”对师范生的严格要求,从进校的第一天就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作为师范生的我,也将“教书匠”当成了自己的职业目标和理想。

  接受了7年的师范教育,2011年7月,我从师范毕业,当了一名老师,并兼职辅导员。那一年,我正式从一名“师范生”变成一名真正的“老师”。初教如初恋,总是令人印象最深刻。那一年,我与学生一起住寝室,一起出早操,并以一名实习生的身份带着学生在企业顶岗实习。那一年,清晨天边的鱼肚白、晚间寝室的莹莹灯火,是我初为人师的青葱记忆。那一年,我也真正地体会到“醉后方知酒味浓,为师方知为师难”。那是我入职的第二天,正直中秋夜,我在凌晨三点被叫醒,原因是一名女学生晚上喝醉酒躺在树丛里被保安发现了。那名学生由于不喜欢自己的专业,借酒消愁,喝醉了就倒在树丛里睡觉。我作为院系唯一的女辅导员,顺理成章地接到了送她回寝室的任务。然而,我赶过去之后,却怎么也叫不醒这位同学,想要奋力拉她起来,她却意识不清,沉着身子纹丝不动。无奈之下,我只好叫了几名男同学过来帮忙,由他们先把她拉起来,我和一名女生再把她扶住。我们一路歪歪扭扭地往寝室走去,不料这名女生突然惊醒,并挣扎起来,一面嘟嘟囔囔地说着“这里睡着很舒服,我不走”,一面猛地抽出手用力抽打我的手臂。由于害怕她摔倒,我始终不敢放手,任由她一路挣扎着回到寝室。第二天,学院的老师找该同学谈话后,这名同学来向我道歉。她说:“老师,不好意思,昨晚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谢谢您送我回寝室。”我悄悄将起了斑驳淤青的手背在身后,笑着回答:“没关系,以后记得不要喝那么多酒,对身体不好,女孩子醉倒在路边也不安全。”她出了办公室后大约过了2分钟,又突然折返回来,真挚地跟我说了一句:“老师,昨晚谢谢你!”

  梅贻琦先生曾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习总书记援引先生的话指出:“这样的大师,既是学问之师,又是品行之师。教师要时刻铭记教书育人的使命,甘当人梯,甘当铺路石,以人格魅力引导学生心灵,以学术造诣开启学生的智慧之门。”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在学生说出感谢之语的那一刻,我体会到了为人师在课堂外的收获和震撼,我意识到老师不仅仅是搬运知识的“教书匠”,更是塑造品格的“大先生”。

  一年的兼职辅导员的经历,让我开始思考,为何教书育人?辅导员又可以做什么?我初步认识到,辅导员不是传声筒,也不是打杂人员,而是可以从思想、学习和生活各方面帮助学生,成为学生的知心朋友、人生导师。也正是这一年的经历,让成为一名辅导员的念头在我心里生根、发芽。后来,我通过应聘,成为了一名正式的辅导员。这几年辅导员的工作经历,让我对辅导员工作的看法也日渐成熟。

  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认为:“古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历三层境界”,我认为辅导员也不例外。

  大师说的第一层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就是说辅导员要有一颗真心。要真心关爱学生,既要有“望尽天涯路”那样高远的追求,将学生的成长进步作为崇高目标,也要耐得住“西风凋敝”的清冷和“独上高楼”的寂寞,要以“我将无我,不负学生”的精神,培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可靠接班人和合格建设者。记得多少次,在办公室处理日常事务直到眼睛干涩;多少次,在学生发生意外事故后奔跑在往医院的路途上;多少次,为了活动熬夜做方案、审核、宣传……顺利完成一场活动后,往往已是满天繁星,寂静在空……这些工作,没有奖项、没有荣誉,没有鲜花、没有掌声,但若能对学生的生命和思想产生积极的影响,我甘之如饴。

  大师说的第二层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就是说辅导员要有一颗苦心,即刻苦努力、百折不挠之心。辅导员的工作细碎、繁琐,但我们要不忘初心,站得正、熬得住。有一名患抑郁症的学生,我陪伴了她四年。期间,她经历了休学、复学,我们也进行了无数次谈话。有一次,这位学生说,她在吹完笛子后内心能够平静一些。受此启发,我鼓励她积极学习传统文化。最终,她在传统文化和音乐中找到了自己,找到了内心的平静。现在她成为了文化产业管理的一名硕士生,吹得一手美妙的笛音,而且每天都穿汉服,化身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使者。

  大师说的第三层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就是说辅导员要有一颗慧心。平时我们要创新工作方式和方法,总结经验和教训。教育工作犹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你若盛开,清风自来。记得有一次,学生拿着职业能力大赛的获奖证书跟我说:“老师,这个证书我必须给你看看”。从学生的成长和收获中,我体会到了为人师的快乐。

  可以说,辅导员的工作,就是在经历三层境界的过程中“痛并快乐”着,这种苦乐循环正是辅导员工作的最大魅力所在!

  习总书记曾说:“一个人遇到好老师是人生的幸运,一个学校拥有好老师是学校的光荣,一个民族源源不断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好老师则是民族的希望。”正所谓“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贵师而重傅,则法度存”,教师的工作对象是青年人,古今中外,青年人都是国家的希望,民族的未来,所以老师从事的是人类文明和精神传承的伟大事业。对这项事业,我们要心存敬畏。朱熹说:“敬者,不怠慢不放荡之谓也。”教师的怠慢、不负责任,对于一个学生来说,耽误的是他的未来和人生;对一个民族来说,毁掉的是精魂和希望;对于人类来说,切断的是精神文明的传承和发扬。

  回首9年的从教生涯,明年的今天,我要怎样去面对我的第一个十年?这些年,我辗转了几所学校,但始终抱着教育工作者的那份热忱、那份情怀;我始终对学生心中有爱,也希望能够用爱培育爱、激发爱、传播爱。

  虽然现在的我只是一名辅导员,还远不是一名“大先生”,但是我愿意一步步在思想和认识上影响学生,并让这些在他们的生命中得以延续,用关心和仁爱温暖学生、温暖人生、温暖社会;我希望有机会可以成为学生的幸运之师,为国家、为民族的未来负重前行;我坚信在辅导员的工作中,我也能慢慢地走近“大先生”的灵魂。

责任编辑:朱守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