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师范背景下 职前小学英语教师实践性知识培养研究

  一、研究背景与问题提出

  2018年2月,国家五部委联合发布了《教师教育振兴行动计划(2018-2022年)》,这是国家层面以“教师教育”为对象制定的最重要的政策[1],其中,广东省提出了“新师范”的建设理念和方案,以期实现其全国率先教育现代化的目标[2]。新师范旨在构建一种新型教师教育体系,其时代定位是将师范教育真正转型为教师教育[3]。根据对知网近五年发表的研究文献统计分析,对于教师教育研究整体上主要集中于在职教师教育模式研究和在职教师知识结构优化途径研究。而在研究学科方面主要集中在语文、数学等传统学科教师的培养,近两年来随着国家政策的导向转变,更多研究转向了职前全科小学教育教师培养研究和卓越教师素质培养研究。关注全科小学教育的研究越来越多,然而根据东北师范大学马云鹏教授对全科小学教育专业的定位,小学教育专业师范生应该精通语文、数学学科教学,熟悉科学、道德与法制及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等的教学和班主任工作[4],其任教学科定位是不含英语、音乐、艺术等特殊课程的,事实上,小学英语课程的特殊性决定了全科小学教师培养模式不适合小学英语教师的培养。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戴伟芬博士2007年和2014年对高校毕业生培养质量进行了两次全国大规模的调查,发现教师职前培养质量不高[5],广东省教育厅高教处郑文处长在论述“新师范”政策时也提出当前广东省教师教育的质量亟待提高[2]。因此,新师范背景下,关于职前小学英语教师培养的相关研究应该得到重视。

  广东出台“新师范”建设实施方案包含十大重要举措和三大保障措施,其中对师范生的实践性知识被明确提出①,其重要性和人才培养过程中的核心地位得到了体现。事实上近二十年来,教师实践性知识更成为一个热门的研究主题[6],然而国内对于职前小学英语教师的实践性知识研究在认识上不够重视,在研究上未能得到关注。北京大学陈向明教授团队在多年研究基础上将教师实践性知识定义为教师对自己的教育教学经验进行反思和提炼后形成的,并通过自己的行动做出来的、对教育教学的认识,并且将实践知识分为六大类:教育信念、自我知识、人际知识、情境知识、策略性知识和批判反思知识[7]。基于此,本文以该理论作为理论框架对“新师范”背景下的小学英语教师实践性知识培养展开研究。

  二、职前小学英语教师实践性知识的定义与内涵

  教师的实践性知识有许多不同的认识和定义,根据北京大学陈向明教授课题团队的定义,职前小学英语教师的实践性知识可以定义为即将走上教学岗位的英语专业师范毕业生对自己教育教学学习过程中的教育教学经验进行反思和提炼后形成的,将来可以通过自己的行动做出来的对小学英语教育教学的认识。基于此定义,职前小学英语教师的实践性知识可以从如下几个层面进行阐释。

  小学英语教师的教育信念是小学英语教师实践知识的基础,是指小学英语教师对英语教学的教育观、学生观和教师观的确认和坚信,它决定了教师的教育教学实践[8]。小学英语教学的目标定位既要发展小学生语言能力,又要调动学生学习外语的积极态度,激发学生对于异国文化的理解和认知。近年来的研究表明,英语教学实践反思是教师教育信念形成的主要来源。职前英语教师通过在大学的课堂实践学习、课外实践学习以及见习实习期间的体验、观察学习,展开包括教学日志、师生交谈、形成性反馈等模式的教学实践反思,一方面增强教师教书育人的责任感,另一方面坚定开展语言文化教育的职业信仰。

  小学英语教师的自我知识是小学英语教师实践知识的核心,包括作为英语教师的自我概念、自我英语语言能力和教学能力的自我评估、自我英语教学效能感、对自我教学过程不适的调节认识等。由于课堂教学是小学英语教学的关键,而教师因素是课堂教学中最关键的因素,因此,小学英语教师的自我知识在教学中显得尤为重要。小学英语教师的自我知识主要体现在教师是否了解自己的以小学英语教学为特定目标的个人性格、综合气质、语言能力和教学风格,以及能否在实际小学英语教学过程中扬长避短,灵活调整,从而达到既有教师个人特点又能有效达致教学目标完成的教学实施。

  小学英语教师的人际知识是小学英语教师实践知识运用的关键。一般说来,教师的人际知识主要指课堂管理中的师生互动。不同于小学其他科目,小学英语教师的人际知识因为学科的特殊性,更强调一种帮助小学生了解另一种语言、文化,另一种沟通方式,它强调小学英语教师本身要有一种对语言的激情,同时要有激发学生学习语言的激情。而这种激情最主要的就是体现在语言教学设计与教学实施过程中,体现在对各种教学原理和人际交往原则的运用中。

  小学英语教师的情境知识是小学英语实践知识的重要一环。小学英语教师的情境知识是一种基于语言教学特性的知识,依赖于小学英语教师的教学机智。教学机智是教师作瞬间判断和迅速决定时自然展现的一种行为倾向[9],它要求小学英语教师对语言教学情境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同时做出符合学生感知的判断。

  小学英语教师的策略性知识是小学英语实践性知识的润滑剂。小学英语教师的策略性知识主要指教师在教学活动中表现出来的对英语语言知识的理解和把握。此类知识包括:教师对小学英语学科内容、小学英语教学标准、小学英语学科教学法以及相关教育教学理论的理解,并且将上述原理知识运用到小学英语教学中的具体策略。

  小学英语教师的批判性反思是小学英语实践性知识的最大助力。小学英语教师的批判反思知识 ,主要表现在小学英语教师对自己及他人(其他教师)小学英语教学经验的系统梳理,在行动中反思,用行动促进反思。小学英语教师的批判性反思是小学英语教师成长和进步的关键。

  三、职前小学英语教师实践性知识的培养路径分析

  基于前文的分析,小学英语教师的实践知识培养是一个综合性、系统性的长期过程,贯穿在小学英语教师职业生涯的始终。与此同时,职前小学英语教师实践性知识的培养则有其针对性、阶段性的典型特点。结合前人的理论展开分析,当前新师范背景下小学英语教师的实践性知识培养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

  (一)以教师职业行为规范为基础,以《小学英语课程标准》为依托

  教师职业行为规范是教师应该遵守的职业道德和行为准则[10],是小学英语教师实践性知识构成的基石,也是增强小学英语教师的教育信念的基础。在小学英语教师培养过程中要以先进教育教学典型和事迹为标杆和导向进行激励,要以教育部门的相关规范和文件为依托(如教育部2018年印发的《新时代中小学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进行教导,在小学英语教师培养过程中强化教师职业道德和行为准则,尤其要强调小学英语教学过程中的国家认同、民族自豪等富有社会意义的教学规范。

  《小学英语课程标准》是小学英语教学的规范和依托,对语言技能、语言知识、情感态度、学习策略和文化意识等五个方面分别提出了级别要求。明确提出要根据小学生的生理和心理特点以及发展需求,激发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培养英语学习的积极态度,使他们建立初步的学习英语的自信心;培养学生一定的语感和良好的语音、语调基础;使他们形成初步用英语进行简单日常交流的能力,为进一步学习打下基础。这些要求是小学英语教师的实践知识培养和小学英语教师的自我知识依托,是小学英语教师所有教学活动的出发点和目的地。

  (二)强调职前小学英语教师实践性知识的全教学过程获取

  从当前各师范院校小学英语教育专业课程体系设计来看,职前小学英语教师的教育教学实践性学习主要包含教育见习,师范生综合技能实训和毕业实习。相关课程的设置符合实践性知识具有情境性的特性,然而需要明确指出的是此处强调教育教学实践性学习是职前小学英语教师的实践性知识的重要来源,并不是指教育教学实践性学习是实践性知识的唯一来源,实践性知识的来源同时具有多样性。事实上根据陈向明教授课题团队的定义和对知识的分类标准,学科知识和实践性知识是相通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学科知识中有实践性知识,实践性知识中也有理论知识[10]。在职前小学英语教师的实践性知识的培养过程中,如果忽视从小学英语学科知识教学中学习,学生就容易更相信可复制、可操作、并能产生实际效用的方法、技术[6],从而沦为教育经验主义者,偏离了创新型卓越教师的培养目标。与此同时,由于教师倾向于用自己被教的方式来教学生[6],小学英语专业学科知识的教学过程也是隐性的实践性知识的来源。在职前小学英语教师实践性学习阶段,重视实践知识的全过程教学,有利于培养和增强职前小学英语教师的自我知识、策略性知识和批判反思知识。

  (三)整合相关资源打造高质量实习实践平台

  落后的实践性知识只会导致低效落后的教学实践,而脱离实际孤立的实践性知识教学是低效的实践性知识培养。以发达国家的教师实践性知识为例,美国和英国是基于高校和小学的“专业发展学校”培养模式,德国是进修学业和教育实践为基础的“两段式”培养模式,日本则是将教学实习分散到专业教育的每一个学期中,做到理论与实践相融。基于我国的国情,特别是广东新师范的背景,探索基于政府(包括相关地市教育局)、高校以及小学的三位一体“教学联盟”,各个部分依据各自特点发挥各自作用:政府提供政策支持,高校提供人才和智力支持,小学是教师培养的基地。实践证明,三位一体“教学联盟”是解决当前广东新师范教育实践知识难题的一个有益尝试。国内外众多的教育教学实践表明,高质量的实习实践教学平台是提高职前小学英语教师人际知识、情境知识和策略性知识最有效的方法。

  (四)重视实践性知识获取过程的反思和提炼

  一般说来,在现有师范教育专业课程设置中,学生实践性知识的载体主要包括常规性实践课程,教育见习、跟岗实习、定岗实习等,学生学习的方式主要是随堂听课学习和模仿上课实践,前一阶段实际是一种感性认识,要将它转化为理性的教学实践知识,核心就是教学反思,并且在反思的基础上提炼教育教学实践的内在规律和实践方法,并以合格甚至优秀的教学实践展现出来。另外,在当前职前小学英语教师职前实践性知识获取中的一个问题就是实践过程的情景差异性。以当前广东新师范背景下推行的委培制学生(政府出钱资助、委托高校培养的面向农村地区的小学师资培养措施)实习为例,学生在校培养学习四年半,最后一个学期按照规定分配到各县教育局下辖农村小学跟岗学习、顶岗实习,在实习过程中学生接触到的教育教学实践与高校教育教学存在不一致,甚至冲突,尤其是语言教学方法的使用上,学生如果处理不好这种学习和实践的矛盾关系,实践性知识对于职前小学英语教师的成长就难以起到作用,甚至起到负面作用。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正确认识小学英语实习教师在实习过程中存在的共性和个性差异,提高实践性学习指导的针对性。在具体举措上,一方面,通过信息技术对实习学生进行远程录像的教学指导,利用即时通信工具(微信平台、QQ群等)等手段解决实习学生的共性问题。另一方面,可以通过安排实习学校优秀英语教师结对指导、特聘地市英语学科教学名师教学指导、大学实践教学教师巡回指导等措施解决学生实习实践的个性问题,同时积极引导和促进学生在实践性知识获取过程中高效地反思和提炼。

  四、结语

  小学英语教师的实践性知识是一个错综复杂的知识体系,正如陈向明教授所表述的,实践性知识是小学英语教师智识力量和专业创造性的标志[11]。本文依据北京大学陈向明教授对实践性知识的定义和分类,对职前小学英语教师实践性知识的培养展开分析和研究,提出了在职前小学英语教师实践性知识的培养过程中,要以教师职业行为规范作为实践性知识的基础,以《小学英语课程标准》为依托,分析了实践性知识的全教学过程获取和高质量实习实践教学平台搭建的重要性,强调了要重视实践性知识获取过程的反思和提炼。

  注释:

  ①广东出台“新师范”建设实施方案.http://www.moe.gov.cn/s78/A10/moe_1801/ztzl_jsjyzx/ssjz/gdbf/201804/t20180420_333791.html

  参考文献:

  [1]朱旭东.《教师教育振兴行动计划》落地需有效策略[J].人民教育,2018(4).

  [2]郑文,王玉.“新师范”背景下广东高校师范类专业认证:关系与策略[J].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11):66-70.

  [3]胡钦太.“新师范”建设的时代定位与路径选择[J].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11):60-65.

  [4]马云鹏.从小学教育专业定位看卓越小学教师培养[J].东北师大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3):150-154.

  [5]戴伟芬.教师教育供给侧改革:基于第三空间的视角[J].教育与经济,2016(4):36-39.

  [6]陈洪捷.关于教师实践性知识研究的三点疑问[J].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18(4):11-18.

  [7]陈向明.教师实践性知识再审视—对若干疑问的回应[J].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18(4):19-33.

  [8]董海霞.“70后”中学女教师教育信念的特质及其文化成因与启示[J].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9(4).

  [9]陈向明.实践性知识:教师专业发展的知识基础[J].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03(1).

  [10]杨睿娟,申敬红,李敏,游旭群.我国中小学教师职业规范政策研究[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1).

  [11]刘庆昌.教育经验主义现象批判[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2018(2):13-22.

  [12]李钢,范丽娜,李金姝.“互联网+”中学教师职前专业能力发展研究[J].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2019(1):102-107.

  [基金项目:河源职业技术学院校级课题(2017_jy22)、2019广东省高职教育研究会课题(GDGZ19Y131)阶段性研究成果。]

责任编辑:朱守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