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承寂静能自醒,身居边缘亦中心

  能处中心大舞台,自然是每个不甘落寞追求上进者所渴盼的。光影聚焦处,光鲜闪亮,机会多多。洒下汗水付出心血也自然更容易获得认可。可在鲜花与掌声的海洋中,人也更容易迷失方向。暖风熏得人易醉,沉迷而不知归路,绝非人生幸事。天长日久,中心亦会黯然失色,终成边缘亦未知。反之,处边缘而甘承寂静,耐得住这份寂寞,受得住这份清苦,专注于斯,劳作于斯,日久,边缘亦能成中心。

  相比那些命运的宠儿,其实更多的人注定都被安排在了舞台的边缘。没有镁光灯的聚焦,没有公众的关注,自然也没有了喧嚣与荣耀。有的只是平静,有的只是淡泊。虽说相比之下多少会让人有些莫名的失落与伤感,但着实也没有了迷失之虞,没有了扰心之嚣。倘能耐得住寂寞,担得起清静,一心一意在选定的人生之田里辛勤劳作,翻地、播种、施肥、浇水……待到金秋,自然硕果累累。彼时,岂非给一点阳光就能灿烂?不经意间,昔日的边缘也就成了人生舞台的中心。

  像千千万万的外出打拼的农民工一样,游满勤,一个昔日只能靠收废品而赖以谋生的零工;訾立,当年因家境贫寒高二时被迫缀学而到大庆东风中学做了一名保安;张立勇,过往同样因家境寒微而过早离开学校辗转多地打工后在清华食堂落脚成为一名打饭哥……命运之神显然没有垂青这些命途坎坷的打工仔,而是将他们悄无声息地扔在了舞台的边缘。可这恰恰也让他们有了最为静谧的心灵世界,心如止水,他们可以没有任何烦忧地把所有的工余时间都投在读书自学上。寒来暑往春秋数度,汗水浸得泥土润,心血浇得鲜花开。如今,他们都早已完成了从农民工到职业律师、化学工程师、“帮教大使”的华丽转身。当他们淡定而自信地提着公文包,轻松自然地走向职场时,身后已然掌声雷动,赞誉如潮。不经意间,他们都已成为了青年励志的楷模,草根成功的典范。不经意间,他们都已经站在了人生舞台的中心,镁光闪闪仍情淡意闲。

  其实,只要我们将目光稍稍投向所处的这个时代,就会发现这样的例子俯拾即是。闭目凝神,他们就会一个个神清气定地向我们走来。——昔日的落泊书生,今日的新东方教育培训帝国的掌舵人俞敏洪;昔日的普通退伍军人,今天能与世界最强网络通讯巨头一较高低的华为集团总裁任正非……他们无一不是从往昔所处的边缘开始起步,静心耕耘送寒暑,倾心浇灌待花开。而今,又无一不处在人生舞台的中心。——能承边缘之静,是一种修行,也是一种造化。甘受边缘落寞,是一种心境,更是一种智慧。

  如此,我们自不必为处边缘而自嗟自叹,淡然处之有所为,默默前行不沉沦,或许彼时自有花开,悄结硕果。

责任编辑:廖宇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