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强记提效能 ——2021年高考古代文化常识题备考指导

  古代文化常识是高考语文中的一个难点,根据教育部考试中心公布的数据,有的试题的答对率仅为29.3%。笔者以为,只要在透视高考真题的基础上科学施策,还是可以突破这一难点的。

  一、综观七年真题,探究命题走势

  全国卷对古代文化常识设题考查始于2014年,综观七年来的高考真题,我们可以探寻出2021年该考点在命题上的两个基本走势:

  1. 命题方式——基本稳定

  (1)命题立意:重点考查考生理解文言实词中文化意义的能力。能力层级为B级。

  (2)题型:客观题。

  (3)考查形式:从阅读材料中选取四个能够体现古代文化的词语,结合上下文文意,对其相关内容进行解释,反映其中具有的文化意义,要求选择出不正确的一项。

  (4)赋分:3分。

  2. 测点分布——因料聚焦

  七年来,19套全国卷共考查了76个古代文化常识点,其基本分布情况如下:

  (1)时间(1):上元

  (2)服饰(1):解褐

  (3)地理区域和行政区划(5):契丹、两京、京师(2次)、三晋

  (4)流派、文体和典籍(5):诸子百家、方士、四六之制、《春秋》、《三坟》《五典》

  (5)法令制度(5):故事、(商鞅)变法、收考、株连、黥

  (6)科举(6):殿试、登进士第、状元、茂才、保任、主司

  (7)礼仪(6):南面、诣阙、赴阙、顿首、母忧、礼乐

  (8)称谓(11):字、以字行、谥号、庙号、御名、车驾、陛下、辇下、殿下、姻亲、豪右

  (9)帝王、帝制和宫室(18):殷纣、汤武、周公、武王、缪公(秦穆公)、践祚、诏令、建储、立嗣、逊位、嗣位、东宫、太子、居摄、近侍、禁中、中宫、陵寝

  (10)官署、官职及职事(18):吏部、礼部、兵部、有司、教坊司、首相、当轴、前尹、令尹、太守、司农、就国、下车、追比、私禄、致仕、移疾、告老

  自2014年以来,全国卷文言文阅读文本均取自《二十四史》,而其均为纪传体史书。基于语料的这一特点,皇权更迭、宫室风云便成为传主的时代背景,求学之路、为官之途便成为传主的行事轨迹,衣食住行、人际交往便成为传主的常态生活。为此,测点呈现上述梯形分布格局自是必然趋势,它可以为我们确立备考复习的侧重点提供有益的参考。

  二、探究错项设计,助力精准判断

  七年来,全国卷共命制了19道古代文化常识选择题,探究其错项设计方法,可以帮助我们作出精准判断。

  1. 以今释古。是指命题者在词语的意义上设计干扰,以今义去解释古义。如:

  (1)“南面”指担任大臣,因为古代坐北朝南为尊位,大臣朝见天子时立于南面。(2014年全国大纲卷第9题B项)

  (2)收考,指先行将嫌犯拘捕关进监狱,然后再做考察,进行犯罪事实的取证工作。(2017年全国Ⅱ卷第11题B项)

  例(1)中,“南面”在现代汉语中是一个方位名词,意为“南边”;但在古代汉语中却是一个动词,意为“面朝南”,古代天子、诸侯、卿大夫理政时皆面朝南而坐,因此称居帝王之位或其他尊位为南面。例(2)中,“关进监狱,然后再做考察”明显不合常理,其实这里的“考”不是现代汉语的“考察”之意,而是一个通假字,通“拷”,是拷打的意思。两例均犯了以今释古的错误。

  2. 张冠李戴。是指命题者在事物的对象上设计干扰,将甲说成是乙。如:

  (1)汤武即商汤与孙武的并称,他们二人均以善于用人用计、战功赫赫留名于青史。(2019年全国Ⅱ卷第11题B项)

  (2)殿试是中国古代科举制度中最高一级的考试,在殿廷举行,由丞相主持。(2020年全国Ⅰ卷第11题B项)

  例(1)中的“武”不是指古代军事家孙武,而是指古代明君周武王,古人常常将商汤与周武王这两位明君并称。例(2)中,殿试又称御试、廷试,即指皇帝亲自出题考试,因此主持人应当是皇帝,而不是丞相。两例均犯了张冠李戴的错误。

  3. 特指泛用。是指命题者在人物的称谓上设计干扰,将特殊对象的称谓泛用于其他对象。如:

  (1)太子指封建时代君主儿子中被确定继承君位的人,有时也可指其他儿子。(2015年全国Ⅱ卷第5题D项)

  (2)嗣位指继承君位,我国封建王朝通常实行长子继承制,君位由最年长的儿子继承。(2015年全国Ⅰ卷第5题C项)

  (3)前尹在文中指开封府前任府尹;“尹”为官名,如令尹、京兆尹,是知府的简称。(2018年全国Ⅲ卷第11题C项)

  例(1)中,“有时也可指其他儿子”是不准确的,在太子必须经过正式册立“被确定”成为“继承君位的人”这一条件下,是不可能再用“太子”这一特定称呼来指太子之外的“其他儿子”的。例(2)中,我国封建王朝通常实行嫡长子继承制,泛泛地只说是长子继承制,不准确。例(3)中,说“尹”是知府的简称是错误的,因为“尹”这一职位是指少数特殊行政区划的首长,而知府的使用面却要宽泛得多,“尹”不可能是知府的简称。三个例子均犯了特指泛用的错误。

  4. 概念不清。是指命题者在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上设计干扰,增加或减少概念的内容,扩大或缩小概念的范围。如:

  (1)移疾指官员上书称病,实际是官员受到权臣诋毁,不得不请求退职的委婉说法。(2016年全国Ⅱ卷第5题D项)

  (2)古代朝廷中分职设官,各有专司,所以可用“有司”来指称朝廷中的各级官员。(2016年全国Ⅰ卷第5题C项)

  (3)禁中,又称禁内,指皇室宗族所居之处,因所居宫室严禁随便进出得名。(2020年全国Ⅱ卷第11题C项)

  例(1)中,“移疾”指官员上书称病请求退职,这话是对的;但称病的原因有很多种,只说是因受到权臣诋毁不准确。例(1)犯了增加概念内容的错误。例(2)中,用“有司”来指称朝廷中的各级官员是不准确的,因为决策中枢就不能称为“有司”。例(3)中,“指皇室宗族所居之处”错误,应是“封建帝王所居的宫苑”。例(2)和例(3)犯了扩大概念范围的错误。

  5. 生造臆断。是指命题者在解说的客观性上设计干扰,解说或判断不从客观出发,而凭主观揣度。如:

  (1)“践祚”原指踏上古代庙堂前台阶,又表示用武力打败敌对势力,登上国君宝座。(2018年全国Ⅰ卷第11题C项)

  (2)近侍是指接近并随侍帝王左右的人,他们不仅职位很高,对帝王的影响也很大。(2017年全国Ⅲ卷第11题C项)

  (3)京师是古代京城的通称,现代则称为首都;“京”“师”单用,旧时均可指国都。(2018年全国Ⅱ卷第11题D项)

  (4)诸子百家是先秦至汉初学术派别的总称,其中又以道、法、农三家影响最深远。(2019年全国Ⅰ卷第11题A项)

  例(1)中,“用武力打败敌对势力”与“践祚”无关,是凭主观揣度添加的解说内容。例(2)中,“职位很高”的说法是不准确的。这些近侍有些时候虽然对帝王影响大,甚至有不小的实权,但历代政权为了防止他们胡作非为,都要限制他们的职位,否则将会影响政权的稳定。例(3)中,“京”字单用固然可以称国都,但“师”字单用,是不可以称国都的。例(4)中,诸子百家中道、法、农三家固然有较大影响,但说是最为深远也言过其实,尤其是漏掉儒、墨二家更是不准确。例(2)、例(3)和例(4)中的相关判断都没有尊重客观实情,而是凭主观揣度作出的一种判断。

  6. 混杂糅合。是指命题者在事物的隶属上设计干扰,将不属于某一范畴的事物纳入该范畴。如:

  (1)礼部为六部之一,掌管礼仪、祭祀、土地、户籍等职事,部长官称为礼部尚书。(2016年全国Ⅲ卷第5题A项)

  (2)姻亲,指由于婚姻关系结成的亲戚,它与血亲有同有异,只是血亲中的一部分。(2017年全国Ⅰ卷第11题B项)

  (3)三晋,春秋末韩、赵、燕三家分晋,战国时的韩、赵、燕三国,史上又称“三晋”。(2019年全国Ⅲ卷第11题C项)

  (4)太守是郡一级的最高行政长官,主要掌管民政、司法、军事、科举等事务。(2020年全国Ⅲ卷第11题A项)

  例(1)中,土地、户籍等职事属于户部,与礼部无涉。例(2)中,“姻亲”是由于婚姻结成的亲戚关系,例如嫂嫂、舅母,它与血亲不同,血亲必须具有血缘关系,例如哥哥、姑姑。姻亲与血亲之间不是隶属关系,而是并列关系。例(3)中,“燕”不属于“三晋”,“三晋”除韩、赵两国之外,另一国为“魏”。例(4)中,太守不负责掌管军事和科举,太守的职责是“治民、进贤、决讼、检奸,还可以自行任免所属掾史”。

  三、优化备考策略,提升复习效能

  古代文化常识的复习备考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为切实提高其效能,可实施如下四条策略:

  1. 搜集——依纲扣本。七年来,高考考查的76个古代文化常识点基本都出自教材,如“契丹是古国名,后来改国号为辽,先后与五代和北宋并立,与中原常发生争端”(2016年全国Ⅰ卷第11题D项),即可从课文《伶官传序》中的“契丹与吾约为兄弟,而皆背晋以归梁”一句及其注释找到解答的依据。为此,对古代文化常识的搜集必须依纲扣本。同学们可以备办一个笔记本,按照《考试大纲》的要求,将老师讲解、课本注释、课外阅读、作业练习中的古代文化常识搜集起来,然后分门别类地加以摘录。

  2. 整理——串点成线。对平时积累起来的零散的古代文化常识进行梳理整合,串点成线,整理出一套序列化的备考资料。如科举四级考试线“院试——乡试——会试——殿试”,其要素有主试人、通过所获资格、第一名称谓等;中央行政机构“六部”线“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其要素有掌管职事、长官称谓等。

  3. 识记——化整为零。在高一、高二阶段可以采用分散识记的方法,利用早读和碎片时间对搜集起来的古代文化常识“即学即记”;在高三阶段可以采用集中识记的方法,将整理出的备考资料切分成一个个条块,然后有计划地对每个条块集中强化识记,做到“日日清”“条条清”“块块清”。

  4. 检查——三查联动。一是自查。老师可以根据识记的时序进程,配发一套同步的专项练习,让学生每天识记之后自查、自测。二是抽查。课前3分钟,老师可随机提问三四名同学,抽查当日识记任务完成情况。三是考查。每次阶段考试,都要按照识记进度和高考题型设计一道“古代文化常识”考点的选择题进行考查,并对测试中暴露出来的共性和个性问题进行集中纠正和个别指导。

  以上是古代文化常识备考复习的大致要点,旨在把握命题走势,明确考查重点,指点备考方法,提高复习效能。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古代文化常识备考复习不能把担子全部压到高三,在高一、高二年级就要做好逐步分解、渗透、积淀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切实提高高考中这块“必争之地”的得分率。

责任编辑:廖宇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