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夕凝露自成珠,折射五彩仍晶莹

  朝云夕雾,凝结成珠。遇枫而呈红艳,落荷而显洁白。似多变而现五彩之态,实无所改仍葆剔透之质。露珠如是,人生同理。

  回溯时光长河,无数名流大家皆生而多艰仍愿一生为珠,多光芒而永葆晶莹,令人叹服。

  梦得年方十九即名噪京华,逾二十便登科取士,此后授太子校书、迁监察御史……花开时节动京城的岂只是雍容华贵的牡丹?分明也是诗人自身而立得志,平步青云,位极人臣的最为真实的写照。然世事难料,变革失败,继之而来的便是一贬再贬,由人生之巅陡落深谷。处巴山蜀水荒蛮之地,为二十三年弃置之身,仍能走近百姓,劝农兴学,为官一任,福及一方。贬置一处,铭世永芳。

  今再视之,诗人倾其一生凝结而成的不就是一枚晶莹通透的人生露珠么?居庙堂之高能呈华丽的牡丹红,处江湖之远能现朴拙的荷花白。只是无论处人生登峰得意之时,还是跌落凡尘仕途遇挫之际,其晶莹的质地从未染尘、通透的禀性从未有异。或缘于斯,方有“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超级自信,才有“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的积极阳光。

  如是者实众。退之朝处殿堂夕遭贬,贤令山高韩江长,岭南千古美名扬。一生成珠本色不易;居官场而能守节,居田园而心悠然,一生为珠总通透……

  古时如此,今者亦然。

  “稀土之父”徐光宪,为国所需,一生四改专业研究方向:从量子化学到配位化学,再到核燃料化学,再到稀土化学,无论在哪一个阶段,都全心投入,研有所成,研有所著,蜚声业界。成珠能呈五彩,一片冰心永在。

  追昔抚今,掩卷细思,我等凡辈理当葆有定力,不懈前行,用心凝结属于我们自己的人生之珠,在时代的瑰丽画卷中映射出属于我们这一代的五彩而不失晶莹之本色。

责任编辑:廖宇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