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镇西:教育的情调从何而来?

  面对着一群性格迥然不同的学生,老师每天都会遇到截然不同的情况,该怎么处理,彰显了教育的智慧。教育的智慧往往是由决不雷同、无法复制的充满分寸感的做法所构成的。

  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小女孩拿到分数很差的小测验试卷,悄悄把一个错误答案擦了,填上正确答案,然后去找老师改分数。老师看穿了女孩的心思,但没有点破,而是在她的试卷上加上分数,还说:“人就该诚实,对吗?”意味深长的话让孩子不安了好一阵子,最后小姑娘向老师坦白了自己的错误。

  这是马克斯·范梅南和李树英合著的《教育的情调》中的一个案例,作者以此来说明什么叫“教育机智”。明明洞察了孩子的内心,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满足孩子的并不光彩的要求,而“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孩子羞愧万分,最后主动认错,这就是教育机智。

  我想,可能有更多的读者会质疑:“这样做,对这个孩子倒是很‘尊重’,可是对其他孩子来说,公平吗?而且,如果遇到一个脸皮厚的孩子,加了分却未必会给老师认错,不脸红反而得意洋洋。这样做真的恰当吗?”应该说这个质疑是对的。

  下一次,遇到了类似的情况,你仍然这样处理就不一定有效果。也许你下一次遇到的是一位天生调皮的男孩,自尊心也不似这位女孩那样强,这样的软处理可能就没有效果。

  或许你下一次的考试,不是一个小小的单元测试,,而是一个决定所有升学者的命运和前途的考试,“随意地”加分就严重违背了教育的公平。这样看来,好老师的智慧行动有时候也是有风险的,但一位好的老师会愿意为了孩子冒险。

  按我的理解,所谓“冒险”,就是根据不同学生,不同事件、不同情境、不同时间、不同地点……所表现出的对“唯一”的方法、举措、策略、技巧。这种决不雷同、无法复制的充满分寸感的做法,就是“教育智慧”。

  多年来,有太多的老师向我“请教”处理各种难题的“绝招”,这种难题五花八门:学生老迟到怎么办?总是不做作业怎么办?上课不专心怎么办?课堂上不爱发言怎么办?做事拖拉怎么办?考试作弊怎么办?厌学怎么办?“早恋”怎么办?迷恋电子游戏怎么办?面对“后进生”怎么办?……他们总是希望从我这里找到“一针见效”的“灵丹妙药”。

  面对这些真诚的请教,我也只能同样真诚地回答:“我没办法。”

  不是我敷衍老师们,而是几十年的教育实践告诉我,我不可能用自己的某种方法而攻克所有的教育难题,因为教育从来就没有“万能钥匙”。越是具体的教育难题,其破解的方法越具有“唯一性”,因而是无法复制的。甚至同一老师,也不可能有一种方法能够“一劳永逸”解决自己遇到的所有难题。

  教育学是一门复杂而细腻的学问。教育学指向的是一种能积极地分辨出对成长中的孩子而言什么合适、什么不合适的能力。我们很难说这里存在着一些具体的规定或一般性的原则。

  《教育的情调》这本书其实并不“高大上”,因为作者没想过要用“学术”来“构建”自己的“理论大厦”而吓唬人,让一线教师望而生畏。相反,作者用一个又一个仿佛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教育小故事,来表达其对教育智慧的理解,这显示了他们的“接地气”;但他们又不是简单地罗列琐碎的现象,或肤浅地讲故事,而是适时要言不烦地揭示出一些现象所蕴含的教育理念,这显示了他们的睿智和深刻。娓娓道来,夹叙夹议,侃侃而谈,有滋有味。

  在这浮躁的时代,中国的许多教育者太渴望教育的“技巧”“捷径”“绝招”“操作性”“立竿见影”……在我看来,“教育的智慧不是技巧,是不可以被‘培训’出来的”。

  教育智慧是可以体现于教师每一个教育细节之中,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可能展示出教育者真正的智慧。虽然它不可以被技术化地培训,却可以被唤醒,它需要一种反思的能力,需要我们关注教育生活的体验,不断去质疑自己的立场。

  记得很多年前,我曾撰文指出,教育不是“科学”而是“人文”。我这个表述得朦朦胧胧并不太准确但意思鲜明的心得(我不敢说这是我的“观点”),受到不少教育专家的批评。今天,我在这本书里读到了对我的“支持”——教育学本质上既不是一门科学也不是一门技术。然而,研究者通常以一种实证的“科学”的方式处理和研究它。

  我们需要不断提醒自己,教育是一种与人相处的学问,一种成年人与孩子相处的学问,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教育的智慧和敏感性比教育的技术性更加重要。

  长期以来,教育学研究的理论化、抽象化、概念化,使得人们失去了对孩子鲜活生活世界及生活体验的敏感性,使人们看到的仅仅是抽象的“教育物件”,而非“具体的孩子”。

  的确,教育更多的关注不是因果,不是规律,不是物性,而是价值,是精神,是人性。教育学研究的教育现象,不是精确的而是模糊的。在教育实践中,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的关系不是人与物的关系,而是人与人的关系――准确的说,教育者和被教育者已经融为一个整体。

  教育智慧不是为了“摆平”“搞定”班级的手段,不是为了“收拾”“制服”学生的“兵法”。只有站在教育人性的高度看教育智慧,我们才能获得真正的大智慧——拥有这样的大智慧,我们的教育才会有真正的“情调”。

责任编辑:Dot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