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评职称到底有多痛?痛在哪里?代表委员为你发声了!

  老师,你有评职称的烦恼吗?职称是对教师工作的肯定和激励,关系着教师职业的尊严和成长,也关系着教师的幸福感和获得感!然而,小媒君身边的许多老师却说,评职称经常让人感觉“心好累”……关于这一话题,代表委员们提出了哪些建议?小媒君带大家一起来看看!

  建议1:符合条件的乡村教师可不受学校岗位职数限制

  代表委员说

  对在乡村学校任教满30年且仍在乡村学校任教的教师,符合晋升一级、高级教师职称申报条件的,职称评聘时可不受学校岗位职数限制。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合阳县黑池镇五丰社区党总支书记雷温芳

  建议2:有数年乡村教师的工作经验,才有职称职务的晋升资格

  代表委员说

  首先要提高乡村教师的待遇,普遍建立城乡教师的交流制度,教师应有数年乡村教师的工作经历,才能够有职称职务的晋升资格。

  ——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文化和旅游厅厅长张妹芝

  建议3:制定一套科学合理的评审方案,让老师全身心投入到教学中

  代表委员说

  因为岗位比例的限制,影响了我们老师在评职称上的一些积极性,甚至工作上的一些积极性。有些评职称的老师可能会每天奔命于评职称,会影响自己的教学。所以我希望我们国家能够制定出一套真正对老师有激励作用、科学合理完整的评审方案,让我们老师能够全身心投入到我们的教学中。

  ——全国人大代表、郑州市上街区中心路小学教师沙宝琴

  建议4:严格实施师德师风“一票否决”制度

  代表委员说

  学校应该在落实上下功夫,健全师德师风建设长效机制,严格实施师德师风“一票否决”制度。要把师德师风“第一关”贯穿到教师资格准入、招聘考核、职称评聘、推优评先、表彰奖励以及教师教育教学活动的全过程和各环节,推进常态化建设。

  ——全国政协委员、西北师范大学校长刘仲奎

  建议5:海外留学身份不应该成为人才评定的决定性因素

  代表委员说

  国内很多高校在招聘、职称评定时都把具备海外留学背景作为一道门槛,一些没有海外留学经历的教师,不得不想方设法去国外“转一圈”。海外留学身份不应该成为人才评定的决定性因素。加强对本土培养人才的关注和支持。

  ——全国政协委员、南开大学教授卜显和

  建议6:进一步改革职称评聘制度,让“有为者有位”

  代表委员说

  现行中小学正高级职称评定标准过高,使得很多教师三四十岁评上高级职称后再无他求。没有发展后劲的人生又何谈获得?必须进一步改革职称评聘制度,让“有为者有位”。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宿城一中副校长刘秀云

  建议7:民办幼儿园在职称评定上与公办幼儿园有同等地位

  代表委员说

  学前教育快速发展,但由于缺编,迫切需要补充的高素质师资进不来,国家财政转移支付政策不能兑现,职称评定不能实现,与此挂钩的工资、津贴不能落实。

  建议民办幼儿园在教师培训、职称评定、资格认定、表彰奖励等方面与公办幼儿园具有同等地位。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管培俊

  建议8:为幼儿园教师设计独立的职称评定晋升系统

  代表委员说

  在分层资格考试的基础上,为幼儿园教师设计独立的职称评定晋升系统,鼓励和激发幼儿园教师终身学习。

  把“国培”设计成与幼儿园教师资格准入考试和职称晋升相关的分层专业提升培训方案,提高“国培”的吸引力和实效性。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焱

  建议9:提高幼儿园教师高级职称比例

  代表委员说

  根据公办幼儿园、民办普惠性幼儿园的规模和数量增加教师编制,按要求配备持证幼儿教师。独立设置幼儿园教师职称评聘标准,畅通职称评聘通道,提高高级职称比例。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英才学院董事长杨文

  对于这些关于教师职称的建议

  各位老师怎么看呢?

责任编辑:Dot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