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专题拷问与超越――“民国老教材热”现象透视

拷问与超越――“民国老教材热”现象透视

www.gdjy.cn  2012-10-29 08:34:13  主持人:龙戈  来源:南方教育网

  近期,由叶圣陶主文、丰子恺插画的1932年版小学语文教材――《开明国语课本》重印本,在国内迅速走红,甚至卖断了货。同期重印的老课本系列也在互联网上收获好评一片。
  与此同时,从鲁迅是否该从教材中“撤退”,到质疑“爱迪生救妈妈”、“陈毅探母”等课文内容“造假”事件的出现,现行的中小学语文、历史教材,从未像今天这样饱受争议和质疑。
  79年前的老课本缘何“洛阳纸贵”、大受欢迎?语文教学的真正目的何在?民国老教材能不能替代现有的教材?其价值与意义又在哪里?
  本网综合整理了天津网、京华网、新浪网、新闻晨报、人民网、《出版广角》等相关的资料与报道。其中的观点与见解不一定正确,但希望能引起大家的关注与思考。
  ――主持人  龙戈

事件回放

  引起社会关注的这本《开明国语课本》最早出版于1932年。5年前,它作为“上海图书馆馆藏拂尘”系列图书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重印。
  作为上海图书馆旗下的出版社,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近年来一直致力于馆藏书籍的整理推广。在社长赵炬的记忆里,最早发现这本老课本是在上海徐家汇的藏书楼里,与之同时发现的还有1917版《商务国语教科书》和1930版的《世界书局国语课本》。这三套共6本书作为“老课本”被收录进了馆藏拂尘书目中,每本书各印了8000本。
  在这三套书中,当属叶圣陶主文、丰子恺插画的《开明国语课本》最为著名,这套书在1949年前共印了四十余版次。课本经当时的国民政府教育部审定,为“第一部经部审定的小学教科书”。当时教育部的批语说:“插图以墨色深浅分别绘出,在我国小学教科书中创一新例,是为特色。”
  “我们看到这本书时也被吸引了”,赵炬说,在当时关于选择哪些教材进入“老课本”时,参与编辑的同事们曾有过不少争论,这套书无论是从技术,还是内容上都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可。课本篇目简单,虽然话不多,却朗朗上口贴近生活,加上丰子恺的配图,构成了一幅幅意象优美的儿童田园诗。
  由于课本使用的是繁体字,为便于现在的孩子理解,再版时,除了将原来课本用影印方式呈现外,每篇课文都在下面用简体字做了对照。
  老课本出版后,在很长一段时间的销售都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直到2008年,销售突然呈现上扬的趋势,其中更以《开明国语课本》销量最火,并最终脱销。
  出版社发行部主任王明海介绍,当时并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后来,来自全国各地要求订购《开明国语课本》的电话越来越多,以江浙沪地区最多,也有安徽、东北等地的一些书店和学校。有的学校甚至提出要一次订购几百本。近期,随着这本书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增订的电话量更多了,发行部对外公布的3个电话号码每天都能接到几十个全国各地的求购电话。

↑收起

老课本内容节选



     《太阳》
  太阳,太阳,
  你起来得早。
  昨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睡觉?

     《妹妹哭了》
  小狗跑过来,把八九所小房子冲塌。妹妹哭了。
  妈妈说:“哭什么呢?小狗冲塌你的小房子,你不会再搭起来吗?”

     《再搭起来》
  妹妹再搭起小房子来,又把十多枝柳条插在小房子前面。
  她拍着手说:“比以前更好了。我们种田回来,可以在柳树下坐坐。”

     《一箩麦》
  一箩麦,两箩麦,三箩麦,大家来拍麦。
  劈劈拍!劈劈拍!
  小麦新,做面粉。
  大麦黄,做麦糖。
  劈劈拍!劈劈拍!

     《凿石头》
  一座山上住着三只熊。
  黑熊在东边凿石头,石头里有锡。他用火烧石头,得到一大块锡。
  白熊在西边凿石头,石头里有铜。他用火烧石头,得到一大块铜。
  黄熊在南边凿石头,石头里有铁。他用火烧石头,得到一大块铁。
  他们一齐说:“我们打几件有用的东西吧。” 

↑收起

各方反应

  老师:学生一读便成诵
  开明等三套老课本再版后,曾被上海市高安路小学、上海师大第一附属小学作为课外读本。“几乎不用教,孩子们一读就能成诵。”一位老师举出佐证,如《绿衣邮差上门来》一文:“薄薄几张纸,纸上许多黑蚂蚁。蚂蚁不做声,事事说得清。”简短的几句话,充满童趣,也让孩子们对信的认识变得鲜活起来。

  家长:给孩子做国学启蒙
  一些家长将这本书作为孩子的启蒙读物。某购书网上,关于此书的评论不下40条。一位家长经常在睡前给孩子朗读课本里的内容,在她看来,里面的内容非常好,许多胜于现在用的小学课本。有些文章看后引人一笑,又不失儿童的天真。丰子恺先生的配图,形象又生动,讲解内容时,配上图,儿童非常易理解。

  教育工作者:老课本看出编者真心
  一位教育工作者坦言,从这本老课本中,看出了两位名家为孩子教育投入的真心。而反观现在,“看看我们现在的老师出教材,一本比一本快,可是里面有多少真情实感?”

  出版方:传统文化融入其中
  贴近小孩子的心理,似乎是那个年代小学课本编写的一个共识。作为编者的叶圣陶,也是一位教育家,在他看来,给孩子们编写语文课本,不仅要着眼于培养他们的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还要注重孩子幼小心灵陶冶、熏陶。赵炬说,这本书正是将传统文化中宣扬真善美的一些东西渗透其中,散发出弥久的馨香。
  他表示,在新中国成立后,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一度持否定和批判的态度,此后一段时间里,语文教材中多渗透着共产主义接班人教育、革命英雄主义教育的文章,所选择的内容也是高高在上,与现实生活脱离,很少有关于传统礼仪的教育。随着近年来国学热兴起,人们逐渐对传统文化重新认识,大家发现传统文化中仍有很多东西是值得借鉴的。

↑收起

观点碰撞

■语文教育绝不在于说教式的“高尚”,而在于结合年龄阶段的特点,让孩子们从小就接受文化熏陶
  现如今,语文教育不“语文”,说白了,就是因为包括语文教材在内的诸多教材被掺杂了许多“杂质”成分,以为可以无视教育规律甚至于肆意地改造规律,把心智尚处在成长发育阶段的少年儿童当成“任人打扮的小女孩”。现实早已证明,这样的想法既天真又谬误,并且,历史也以无法逆转的方式给了我们报复――一些孩子心理早熟、功利投机、诚信缺乏、礼仪殆失,正是其中的另类标本。
  相反,《开明国语课本》无处不渗透出一种纯真梦想,那就是语文教育早该回归她的本义。语文教育绝不在于说教式的“高尚”,更不在于用同一个模块把孩子们培养成格式相同、程式相近的产品,而在于结合年龄阶段的特点,让孩子们在读书识字的同时,从小就接受礼义廉耻的文化熏陶,先在人格上成长成人,然后才能抱以健康的心态来面对学习、工作和生活。(徐光木)

■教材改革,必须恢复语文、历史的本来面目,守住传统文化的根
  无论是现行教材受到质疑,还是“古董”课本意外焕发青春,这些现象背后,都是公众反感现行教材说教太多、期待恢复语文学习本真的集中反映。
  中国语文是语言文字规范的实用工具,也是丰富学生情感、提高学生认知境界、激发增强学生思维能力、传承传统文化的平台。但无须讳言,现在的语文和语文教学,确实存在着泛道德化(如有关鲜花的课文不是让学生欣赏花的美丽,而是在鲜花上寻找道德寓意;中国文学浩如烟海,经典无数,但鲁迅一人的作品就在教材中占到十四五篇)、功利化(一切为了考试、升学,答案很“标准”,作文有模板)等非语文因素太多,而传统文化因素太少的现象,这已让语文教育凸显危机。
  所以,无论是出于人的发展需要,还是国家软实力发展的需要,中国传统文化都不能被中小学教材弱化。教材改革,必须恢复语文、历史的本来面目,守住传统文化的根。 (刘凤羽)

■现在的问题是,小学语文教材承载的“道”太宏大、太高尚、太沉重了,只怕小学生承受不起
  众所周知,小学语文最基本的功能是教会学生识字写字、遣词造句及作文,其次才是落实文以载道的功能。但这个“道”应该涵盖哪些内容呢?我认为除了主流意识形态之外,更应关注公民常识、人格修为、品德培养等。
  现在的问题是,小学语文教材承载的“道”太宏大、太高尚、太沉重了,只怕小学生承受不起。试想,一二年级的小学生,大字不识几个,就要教育他们发扬小红军舍己为人的高尚品德,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他们最需要接受的是启蒙教育,如古人教《三字经》、《弟子规》那样,教会他们不闯红绿灯、不随地吐痰、尊敬师长和父母、爱国爱家等公民常识。换言之,就是要教会他们怎样做一个合格的小公民、文明人。至于那些关乎意义使命的教育,留待中学和大学去完成吧。(王学进)

■不能过度神化老教材,这种情绪性的反应对教材的改革并没有好处
  老教材最近很火,这一奇妙现象的原因很复杂,首当其冲的当然是父母、孩子乃至全社会对当下语文教材的不满。
  今天的语文教材说教味道太浓,缺乏趣味,不考虑儿童的接受心理,令人生厌,有的甚至篡改历史,欺骗儿童。这样的教材,不仅会影响孩子的语文能力,更会污染孩子的心灵。在这样糟糕的教材衬托之下,老教材自然就会显得非常出色。
  老实说,这些老教材的确有许多方面值得借鉴。比如教材中浓郁的人文情怀,尤其是自然流露出的对亲情、大自然、小动物的热爱,是今天的社会极度缺乏的文化资源。但是,也不能过度神化民国时期的语文教材,这种情绪性的反应对教材的改革并没有好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语文教材和教学的许多弊端,其实在民国教材中已经初露端倪。要彻底纠正今天教材的问题,就要追本溯源,从反思和批评民国语文教材的缺点开始。(蒋劲松)

■老课本最多是一种参考读物,不可能成为一种标准的教材,原因很简单,时过境迁了
  在我看来,这套民国老课本的确可以作为很好的课外读物,成为现在教材的辅助。不过有一点值得注意,就是这套语文课本毕竟是70多年前编写的东西,虽然是白话文,但随着时代变迁,人们的很多生活情景、表述方式都有了很大的不同,如果读给现在的孩子们听,还是需要家长或老师进行一些讲解和改动才行。
  总之,老课本最多是一种参考读物,不可能成为一种标准的教材,原因很简单,时过境迁了。但这套书的内容朴实有趣,从孩子身边的景、物、人、事写起,寥寥几笔勾画出一幅幅平和、充满温情的情景,让大人孩子在读的过程中感受到对家园、对父母朋友的爱,以及人和环境、人和动植物之间的和谐。这就像叶圣陶在书的封底中所说的,“教材首先是儿童文学,要让孩子爱读。”从这个意义上讲,这套老课本对我们现在的语文教材编写是有所启示的。(马啸霄)

↑收起

专家视点

  “小学语文应增加国学比重。”人大国学院李林林
  “中国孩子教材中关于国学的内容太少”,人大国学院专家李林林毫不客气地指出。据他介绍,学者们曾对中、日、韩三国小学语文教材进行过对比,最后发现,日本、韩国小学生语文教材中有关国学的内容比中国学生要多出2—3倍,中国小学语文教材中有关国学的内容是三个国家中最少的。
  “国学教育在中国曾一度出现断档”,李林林说,现在的孩子父母都以70后、80后为主,接受国学教育不多,不如上一辈有基础,国学教育缺失与其使用的课本有关。在调查中,现在孩子的小学教材中,有关国学的内容只有13课,而日本韩国一般都在30—40篇左右。
  李林林说,现在社会生活压力大,人们追求金钱,对信仰缺失,国学热也是对信仰的一种回归。尤其在现代家庭,孩子习惯了家长倾其所有的奉献、付出,很少有分享、谦让、合作等体验,国学中所蕴含的一些诚信、孝义等理念恰好能给予弥补。
  李林林认为,应在小学语文教材中增加国学的比重,至少比现有篇目再增多4—5倍。对孩子的启蒙教育可以不必从高深的理论入手,把语文作为一种载体,应将国学融入其中。
  针对小学生的国学教育应注重:能有效地把国学内容体现出来,不要太生涩,让孩子不易理解。应选择孩子易于接受的形式,如针对幼儿应采取玩游戏,讲故事为主;小学生应采用一些与孩子日常生活贴近的内容,如吃饭、与邻居打招呼等,注重日常习惯培养。开明版课本正是使用通俗的白话文,将一些传统理念渗透其中,娓娓道来、循循善诱,不失为国学启蒙教材的一个范本。

  “教材应有明确的主题。”北京十五中校长邰亚臣
  北京十五中校长邰亚臣对以《开明国语课本》为代表的老课本重受追捧现象很关注,谈到这些课本带给他的感受时,他用了一个词:温暖。
  在他看来,这些跨越了70余年的老教材为何还能散发魅力,就是因为它的编写有一条清晰的线索贯穿始终,教材中渗透着公平、正义、自由、爱与被爱等最基本的社会价值观,处处体现生命间的微妙关系,展示人与人、人与动物之间的联系。而反观现在的教材,为何屡遭批判?看似有标准实则没有标准。一会儿这个主题,一会儿那个主题,标准多了反而不知道遵循哪一条。作品间相互呼应的东西太少,专注于方法技巧的应试教育。
  “教材也是书,第一要务就是要吸引人,让孩子喜欢读,能理解。”邰亚臣认为,教材不是正襟危坐,现在一提到教材就想到规范、权威等字眼,教材是一种标准,但又过于神圣化了。教材的编写应该确立一个明确的主题,文章选择一定要有意义、有趣、真实。不用把所有问题都讲透,应留给教师发挥的空间。

↑收起

拷问当下教材的缺失

  一边是老教材受热捧,另一边是新教材遭批判,形成了鲜明对比。为什么70年前,能够编出70年后还受热捧的教材?为什么今天的一些教材错误百出?这些需要认真进行思考。
  1. "儿童本位"的缺失
  民国教材引起追捧的原因,不同人群的看法不尽相同。以三套老教材为桥梁,在看似断裂的当代教育与民国教育之间似乎拉起了一条线,不论是外行还是内行,都要面对同样的问题:中国的教育水准在倒退吗?
  以制度论,教材的编写自1903年以来,一直是“国定制”和“审定制”并存,而“五四”之后到1937年这段时间,则是以“审定制”为主。所谓“审定制”,就是国家教育行政部门,根据颁布的中小学各科课程标准,通过自己设定的教材审定机构,对有关出版单位编辑的各类教材进行审查鉴定,审定通过后准予出版、发行、使用的一种教材编审制度。与国定制想比,这种制度无疑为教材的编写和出版留下了较大的自由空间,各种民营书店、出版社得以进入教材市场。因此,民间自编教材在这一时期空前繁荣。
  在审定制实施的前提下,民国时期教材编写唯一需要遵循的原则便是“课程标准”。1922年壬戌学制颁布之后,全国教育会联合会在1923年公布了新的《课程纲要》,对不同阶段国语教学的目的性有着明确描述。其中,中学国语教学目标恰为叶圣陶制定:“使学生有自由发展思想的能力;使学生能看平易的古书。使学生能做文法通顺的文字;使学生发生研究中国文学的兴趣”;小学国语的课程大纲则由吴研因拟定,其教学目标为:“练习运用通常的语言文字;并涵养感情、德性;引起读书趣味;建立进修高深文字的良好基础;养成能达己意的发表能力。”此后,这一课程标准又经过几次修改,但到1930年代,其主要内容和基本格局基本已定,不再有太大变化。相比之下,1986年之后中国教材编写虽然同样采用“审订制”,但审批的严格程度远超民国。
  如果说制度层面的因素是“有据可查”的话,那么民国“味儿”成形的另一要素———“氛围”,却多少有些“虚无缥缈”。不过,很多家长的感受为我们提供了一条线索。在谈到为何选择这些老教材作为孩子读物时,他们不约而同地提到“童趣”、“天真”等词。换言之,这批教材能够激起孩子的阅读兴趣,是不错的儿童读物。这种“儿童本位”的教育理念,大概正是当下教材编写者所不具备或“不能”具备的。因为其所依托的,是民初整个中国知识界对“儿童”的重新发现和重视。
  2.事实的缺失
  事实的缺失,是最严重的,也是最不可原谅的。可以讲不好故事,也可以不那么快乐,但捏造事实就显得居心叵测了。
  2008年,浙江杭州市优秀语文教师郭初阳发现,小学语文教材选用的一些文章所塑造的母亲形象和反映的母爱是“病态”的。他与《读写月报新教育》杂志执行主编李玉龙策划,组织了一个团队,对眼下广泛使用的中小学教材进行系统专项研究,参加者有浙江绍兴稽山中学蔡朝阳等教师。
  研究团队把全国使用最为广泛的“人民教育出版社版”、“北师大版”和“江苏教育出版社版”的小学语文教材作为研究对象,对里面关于母亲、母爱的课文进行梳理,用现代公民的视角重新审视。
  研究后他们发现,小学语文教材的母爱题材课文存在“四大缺失”:经典的缺失、儿童视角的缺失、快乐的缺失和事实的缺失。
  三套教材中有关母亲和母爱的文章,来自经典的文本并不多,并且时有篡改。苏教版一共17课,只有4篇可称经典。《少年王冕》一文节选自《儒林外史》,但几乎每一句话都作了改动,面目全非。
  教材的课文有赞美母亲的,有提倡发明的,有呼吁保护环境的,有歌颂伟人的……大部分都重在说教,极少有真正符合童心,富有童趣的。如苏教版一年级上册里的《汉语拼音儿歌》,处处都是教育与禁止:“大喇叭里正广播,爱护大佛不要摸”,“弟弟河边捉蝌蚪,哥哥走来劝阻他。”如北师大版《流动的画》:“哦,妈妈,我知道啦!窗外是祖国的画,千万不能弄脏它!”
  这种说教缺乏儿童灵性的奇思妙想,既非童谣,也非诗歌,只能算打油之作,成人读来都觉得干瘪乏味,孩子们哪会喜欢?
  人教版的《玩具柜台前的孩子》:“只要看到谁买小汽车,他就马上跟过去,目不转睛地盯着柜台上跑动的小汽车。”可是他得不到他心爱的玩具,他还必须懂事,必须分担父母的生活之重。有什么能够安慰,这位貌似坚强的孩子孤独的心灵呢?
  事实的缺失,是最严重的,也是最不可原谅的。可以讲不好故事,也可以不那么快乐,但捏造事实就显得居心叵测了。比如《爱迪生救妈妈》一文,是多年保留课文,但这是篇假故事。
  这篇课文的大意是,美国大发明家爱迪生刚满7岁时,妈妈得了急性阑尾炎,医生决定在他家里做手术,但房间里光线太暗。爱迪生找了几个小男孩,每个人都捧着一面大镜子站在油灯旁边,镜子把光聚在一起,就能手术了,妈妈因此得救了。
  然而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中国学生何易通过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最早的急性阑尾炎手术是在19世纪末,最早对阑尾炎手术的论述是1886年。爱迪生生于1847年,电灯发明于1879年,1886年他已经是一个39岁的已婚男人了。也就是说,爱迪生小时候根本没有阑尾炎手术,这个故事是虚构的。”
  同样虚构的故事在三套教材中并不少见,如《陈毅探母》等。
  此外,还有许多课文没有作者,是“三无”产品。

↑收起

语文教材改革向何处去

  作为靶子,语文教材承受的火力之猛,在中小学教育各门科目中最为突出、最为猛烈、最为持久。至今,语文教材几乎遭到文化思想界人人痛责,或者说至少没有什么文化名家出来为语文教材辩护。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是欺不过聋子欺哑巴,还是罪有应得?教育涉及千家万户,具有社会性,但何以独独语文被社会揪住不放,一批百年?
  在各学科中,语文由于其生存的母语环境及其与思想文化、文学艺术的丰富关联,所以导致语文教育及语文教材的公共性和社会性极其强烈,具有公共话题性。各学科中,社会可以透明无碍地审视的,当然是文科的政治、语文、历史三科,政治、历史由于现实体制原因,不容置疑,公开性的批评不能展开。而语文的空间是敞开的,所以语文教育、语文教材成了公共批评的标靶。语文课堂教学因专业性强,社会人士不易深入,而语文教材谁都可以捧读,这又导致对语文教育的批评又集中在语文教材上。
  这样,语文教材也就成了各学科的掩体,成了教育的掩体,承受几乎全部火力。这于语文学科似乎不公平,语文教材有“替罪羊”的影子。承认语文教材是“替罪羊”,还有其他原因。对语文教材的批判,一直在社会批评借题发挥的策略之中。当年,钱玄同等痛批“选学妖孽”“桐城谬种”,标揭的是“打倒孔家店”的文化思想主张,“桐城”“选学”是表,实质上是要革除旧的以伦常为核心的儒家思想观念,进而是对当时民国政府的革新。新文化运动就是这样借题发挥的,因而才发展到五四运动,发展到中共开天辟地的诞生。今天,对语文教材的批评也交织了社会对教育现状的不满,以及对教育公平的期待。高校扩招、应试教育、教育产业化、教育体制僵硬、教育腐败等引发的社会不满,都成为语文教材批评的源头和背景,甚至是社会对政府维新革弊,加快政治改革的期望都会流泻到语文教材问题上。因为语文教材是“国家意志”,自然也承受了对国家问题层面上共性的审视和批评。
  “替罪羊”是社会批判、社会变革中的常有现象,是时代的牺牲与献祭。但现代社会,任何存在的合法性都受到审视。语文教材自然也不能例外。所以对语文教材的批评自然是合理的,不是一句“替罪羊”就可以推挡的。而且正如这些年的研究所指出,语文教材确实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根源在哪儿呢?
  教材编者有“国家意志”,自然,教材就有“国家面目”,在形象体系上树立的是高大神圣者,英雄主义道德完美神圣化,刘胡兰、狼牙山五壮士、邱少云这些革命英雄当然入选,胡乱编造苏联“联盟1号”失事时宇航员科马洛夫英雄壮举的《悲壮的两小时》也才入选,教材中的母亲形象才要么苦大仇深,要么道德完美。意识形态中,国家的神圣带来了语文教材的神圣化和崇高化,教材中纪念碑一样高高矗立的是神圣的国家,教材预设的感情自然是膜拜与崇敬。在每一篇课文中,学生们瞻仰的都是伟大的行为举动和伟大的形象,在每一篇课文中让学生深深拜伏。这种意识形态的僵硬、凛然与冰冷,才是语文教材真正的病源。语文教材因而丧失了生活的真实和亲切,丧失了人性的丰富、生动与平常,丧失了世界的广阔和幽邃,丧失了文学的审美魅力和想象之翅。与之相应的语文教学也就将大部分精力放在所谓思想内容的挖掘上,而这些作品中思想倾向有着标签式的鲜明,但老师还是要带着学生一遍遍地读着观点句,就像是领着学生一遍遍地宣誓,语文教学课堂就会变成集体宣誓仪式。语文课就这样变成了说教课,神之所在,人是低矮的。在每一节课上自我矮化,这样的语文课,谁喜欢?
  识字、阅读、写作,让学生对世界和文学能保持足够的热情与兴趣,这是语文教学的基点。语文教学的现状是和小升初、中考、高考紧密结合的,语文教学不仅在意识形态的笼罩下,又是在应试教育笼罩下。教材的选择又是要求便于设计正确答案、有丰富题源的。两者的结合,语文教材的选文就必须便于“教者抓住‘情’这一主线,以情导情,运用各种不同的教学方法,去激起学生相应的情感体验,从而把教材中的‘此情此景’变成学生的‘我情我景’,让学生受到强烈的艺术感染,陶冶高尚的情操”。在这样的要求下,神圣性、世俗化、庸俗化成一个词“感动”,“爱”、“温暖”、“感动”成了新的政治正确。朱自清先生的散文《背影》自然是最好的范本。这些年《背影》也遭致许多非议,正如许多评论家经过考证指出,《背影》是失真的,它掩盖了因其父娶妾强取其全部薪金等原因、朱自清与其父亲长期父子失和的真相。所谓感动之下,有几许真相?滥情必伪,而《背影》却形成了模式。这样的语文教育,影响到社会阅读,《读者》《青年文摘》等多刊载此类“爱”与“温暖”的文章,行销甚烈。这样的文风时尚下,一些写手专攻此类文字,苦心编造,往往一意煽情而叙事失真,沦为“伪文章”。这类文字像《洗手间里的晚餐》《有一种感动叫阳光》等,又成为各种语文试卷的阅读文,也导致学生作文中的“感动”泛滥,为求高分,不惜编造。满眼看去,语文教育遍地流淌感动。一切到感动为止,一切被感动取缔,一切被感动削低,语文教学只剩感动仪式,在感动仪式中,国家矗立,俯视苍生跪拜如仪。在感动的仪式化中,真正的心灵感动已不存在,也不需要,人格的平等与人性的深广也不存在,更被禁止,所有的心灵被驯服成臣服的、机械的机器。伪文章横行,仪式化的虚伪的感动之下,真情被阻隔了,文学阅读的热情被阻击了,我们的学生倒是越来越冷漠了,他们中的阅读者也越来越少了。教材出版又是出版业的摇钱树甚至是生命线,因而,权力意志、政治立场、应试教育、阅读时尚、各种现行语文教育的得利者等共同形成了语文教材的现状,从某种程度讲,语文教材是各种利益的共同体。这是“替罪羊”语文教材的深层结构。
  当然,也可以说语文教材是有“原罪”的。这种原罪就是教材总是一个封闭的系统,体现编者喜好与倾向,教材内在是同一的、排他的、自我关涉的,所以就会形成固结的倾向性与同一性。如《文选》,由于其编选者昭明太子萧统的偏好,讲求典雅与辞藻,讲求骈偶与情致,在其影响下便形成了“偶丽翰藻”的“选体”。编者再开放再包容,教材总是在形成自己的系统,相互关联一致形成整体。也就是说每一套教材,都只是一,不可能是多。所以,不可能出现包容社会所有要求和意见的教材。
  其实,在今天的信息时代,教材已不是文化知识主要的甚至是唯一的来源。语文教材不过就是教材,它如此聚讼纷纷,是非不断,也体现了时代的焦虑和胶着,凝聚了时代变革的要求与动力。语文教材的根本变革依赖于彻底的社会改革、政治改革和教育改革。现在虽然已出现教材的一纲多本,但依然是行政主导体现权力意志。未来的路径,语文教材在公开化的平台,必得吸纳更多的社会参与,在多样性、丰富性及公开性的基础上变革。苏教版的高中语文教材,由于高校学术界的进入,选文的视野就开阔得多。或者,是语文教学的整个变革,在拼音识字教学奠基后,即将教材完全阅读化,取消教材,只有相应的阅读书籍。在高年级阶段,完全可以将语文课取消,或者叫语文课的解散,解散成单列的阅读、写作、演讲等课程。
  那么考试呢?不考呗。高考要考,一篇经典予以阅读与分析,写出研究性论文。叙事类的不要考了,百分之四十高考作文父母双亡的例子已经有了。我们在逼着孩子作伪,救救孩子!
  那么老师呢?在伪文章中泪光闪闪,长叹短吁,在标准答案中浅斟慢酌,悠然自得,关闭自己阅读世界、阅读文学的眼睛,远离文学,思想懒惰,越来越依赖应试考试制度。与之相依相存,他们成为这种制度的得益者,自我矮化,阉割自己,阉割学生,什么老师!你们心中思想与文学的种子呢?复活吧,语文老师!
  新文化的主将之一胡适有言:自古成功在尝试。那么,尝试吧!

↑收起

编者的话:我们应该持怎样的态度

  如何对待民国老教材,其实反映与折射出来的是我们如何对待教育历史的态度。
  过去、当下与未来,我们应该用怎样的态度去对待,是满口赞歌盲目跟随,还是嗤之以鼻拒之门外?我想,这些都不是应有的态度。站得更高,才能看得更远。铭记历史,并不仅是因为不能忘却,更是为了明天更好的前行。作为师者,我们应该让自己的心灵更纯净,思路更清晰,视野更开阔,学习,再学习,我们才能穿透纷繁和浮躁的表相,深入解构和把握教育发展的本质。作为师者,我们应该用更理性的思维,更真诚的态度,更个性的视角,思考,再思考,我们才不会人云亦云跟风盲从,才能坚持自我的逐步建构与完善。
  民国老教材有她的美丽,有她的感动,有她的温柔,有她的魅力,有着她许多的好……而这些,也许真是当下教材乃至教育所最缺乏的。但时空毕竟不可以穿越,我们不能因一时温柔的回忆而迷失在历史的幻象之中。回忆,却不沉迷往事;反思,却不妄自菲薄。正视教育的过往,拷问当下的种种;梳理发展的脉络,推动明天的实践。
  教育的根要深深扎入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花要美美开在教育改革日益深化的当下,果要甜甜结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明天。
正视与超越,借鉴与反思,应是对待历史最基本的态度。

↑收起